•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第一屆“小十月”青年作家創作營: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兒童文學
        來源:澎湃新聞 | 時間:2021年10月21日

          記者高丹 實習生趙夢圓

          正在舉行的第六屆“北京十月文學月”中,“立足百年經典,再創時代高峰”兒童文學論壇暨第一屆“小十月”青年作家創作營同期進行,兒童文學作家、《十月少年文學》主編曹文軒,《十月少年文學》編委張之路,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十月少年文學》編委王泉根以及吳然、湘女、孫建江、薛衛民、王立春、藍藍等自全國各地的40余位兒童文學作家和評論家進行了對話。

          《十月少年文學》創刊于2016年10月,是文學雜志《十月》的少年版!妒律倌晡膶W》倡導對現實生活的關注和反映,由國際安徒生獎獲得者曹文軒擔任主編,面向8至13歲的兒童讀者,其發表內容以當代兒童文學大家的中長篇作品為主,兼顧各種體裁的短篇作品。王泉根談道:“《十月少年文學》創刊以來,就把原創作為辦刊的重中之重,目前已經匯聚了一批年輕的作家,這些80后、90后甚至00后的作家,已經成為《十月少年文學》的重要創作力量,我們今天到會的,以及青年作家創作營的成員,就是這五年當中十月少年文學的核心作家!

          曹文軒在致辭中闡釋了寫作的意義和“小十月”的意義。他表示,寫作創造了文明,也滿足了人們的自由欲望,寫作使孤獨得以安放!靶∈隆弊钐貏e的意義就在于它為成千上萬的讀者,特別是小讀者提供了好的文學作品。

          接下來的論壇分為小說、童話、詩歌、散文四個組別,20多位作家從自身的創作出發,暢談創作歷程和心得體會,也對當下兒童文學創作的熱點問題和重點問題談了自己的思考。

        曹文軒

          兒童的世界比你想的復雜

          小說組的張之路談到,兒童文學作家想要書寫自己的童年,最重要的元素,就是真實與虛構的關系,現實與想象的結合!拔覀人以為真事的素材進行兒童文學創作加工是必要的,虛構以增強刻度性也是應該的。許多寫作者在書寫的時候都發現真實的生活是排斥虛構的,但是沒有虛構就沒有文學。我理解這里的虛構實際上是感受過、思考過的生活!彼f,“我主張童年的書寫要有普遍的人性價值,還要有時代印記。童年留給我們很少有頭有尾有終段的故事,更少有戲劇沖突的結構。但童年的記憶留給我們的是一棵有生命的樹,它還在生長,它對我們還有期盼,期盼我們想起他、完善它、豐富它,賦予它更理想的世界!

          謝倩霓也說,根據自己的審稿經驗,在文學領域對虛構類作品的品評中,真實性和真生命反而是衡量一篇作品是否具有價值和生命力的重要指標!白髡哒嬲杏|動、感受,有真正想寫的才會有情感的真切。最后決定一部作品是否有真生命的其實是作者的寫作態度,以及他內心所能達到的對生活的認知的深度和情感的濃度!

          翌平用八個字總結作為一個作者的立場,“內向抵達,局外鳥瞰。內向抵達是文學性的抵達,我們可以去抵達人性深處不可言說的幽深,也可以抵達兒童內心的不可言語的那些真情,更可能去抵達我們意識和潛意識之后不曾被人感覺到的人性深處。局外鳥瞰也分兩個動作,一是你要有一個超出常人的視角觀察這個世界,去觀察你要創作的這些材料。另外一個就是你的身位,一定是站在一個局外的立場去審視人生和世界!

          同時,他也提到了寫作時面對的問題:“現實觀的問題,也是我們兒童文學創作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實際上80年代以后我們兒童文學的現實觀是含糊不清的,很多時候是被兒童本位的概念遮蔽的。在談到這個現實的時候,我們往往是欲說還休,欲言又止。對現實觀如果認識不清的話,你表現出來的可能不是很大、很好的問題!

          張忠誠也認同這一點,他說,兒童世界并不是孤立和真空的存在:“兒童從一出生便成長在成人為他們搭建的世界里,兒童是在聽、看、想,甚至在參與成人世界的過程中,發現了人性的善美和丑惡,體驗了身體和心靈的疼痛之后獲得了成長。在現實生活中面對什么,必將影響他會成長為怎樣的一個人。我常常這樣想,不是形形色色的基因造就了形形色色的成人,而是形形色色的少年成長經歷造就了形形色色的成人,我們想塑造怎樣的成人,我們今天就要在兒童身上施以對位的教育!

          講到作者們應該書寫怎樣的兒童世界,怎樣讓自己的書寫真實、可信,張忠誠認為,“有必要把兒童世界放在成人世界打量,把兒童性放在人性的基本面上去審視!彼f:“文學并不為真實負責,但文學需要可信。兒童文學作家在書寫的時候必然要對現實世界做出一份篩選,我稱之為寫作過濾。當下我們的兒童文學書寫的兒童成長世界,把世界過濾得只剩下一群孩子,一群孩子也只剩下無理由的頑皮、天真、友愛和互助,我認為這樣的書寫是有些可疑的,這樣書寫的世界也是有些虛偽的!

          “對成人世界的模仿伴隨著一個孩子成長的全過程。一個作家真的了解兒童和兒童世界,我想你要知道,當把三個孩子放在一個獨立的環境里,這三個孩子很快就會建立一個與成人世界相似的關系!彼e例說:“一個好的兒科醫生必須對成人的勝利結構了如指掌,小孩的器官不是18歲就長出來的,他在娘胎里器官成型就有了這些器官該有的功能,只不過小孩的器官在不斷的生長中,器體不熟,功能不全,也更嬌嫩、脆弱。但你不能說他們不存在,看病的時候要把他當大人,治病的時候當小孩!睆堉艺\談道。

          張忠誠說:“作為兒童文學作家,我主張書寫的世界是一個一般過濾的世界,而非超級過濾后的世界,作為一個孩子的父親,我希望我的孩子閱讀能幫助他見識世界的真實,在他獨立踏入人的洪流時保有適度的戒心,在經歷創傷之后依然相信天真。作為兒童文學作家,我希望我書寫的世界有向光照見現實,在凍掉下巴的曠野上能有一間暖屋,善與愛不是世界的全部,但善與愛是這個世界的基本面。作為一個孩子的父親,我希望我的孩子有踏入洪流的勇氣,有抵御急流漩渦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要他能懂得人心向善。世界真的不是足夠的美好,美好的世界正等著他和他的伙伴去建設!

          童話作家陳詩哥發言說:“童話不僅是一種文體,更是一種本源性的精神,是對世界的重新解釋和重新命名。千百年來經過歷史和文化的沾染,世界萬物也失去了本來面目。世界如何重新開發升級,當政客和作家無能為力的時候,我們需要孩子的單純、熱情以及重新命名萬物的智慧和勇氣。博克斯他一定是感知到這些,才會說出‘一切偉大的文學最終趨向兒童文學’!

          他提出,兒童文學也是童年文學,應該是面向所有人的文學!霸趦和膶W和成人文學之間有一個中間地帶,這個中間地帶有一定的磨合性,但是這種磨合性往往能夠孕育出大作品,F代與古典,永恒問題和現實處境是都是擺在我們作家面前的問題,在找到答案之前,我們應該先提出問題。如果能夠找到屬于我們的問題,就能夠找到一生的情感。兒童作家有問題意識才可以找到自己的寫作母題!标愒姼缯f。

        第一屆小十月青年作家創作營營員

          新時代兒童文學的新要求

          詩歌組的閆超華表示:“我們今天身處一個信息不斷飛馳的時代,同時我們也身處在一個沒有童年的時代,孩子早已沒有什么秘密可言。隨著成人世界的不斷侵入,兒童和成人面臨同樣的預警,這讓我們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當下的兒童需要什么樣的童詩?”他說,“中國童詩已有百年,幾乎每隔十年就會產生一次裂變;仡欀袊煌瑫r代的童詩,你會發現有其中一些幻象,包括同質化、模式化還有自我重復等,讓童詩開始陷入沉默?梢哉f,由于兒童詩人自身在弱化童詩語言,低估了孩子的審美和認知,加深了這種幻象。而童詩和現代詩之間的彼此孤立,也導致了童詩總在一個狹小的預境中孤獨閃耀!

          閆超華認為,中國童詩傳統自從確立美學和范式以后,后來者不斷模仿和重復,使其完成了一個艾略特所說的‘理想的秩序’。他認為,傳統和當下的關系“并不是要摒棄傳統童詩,而是如何在傳統當中確立自己的語言秩序”。

          他說,青年作家的童詩寫作之所以容易被忽視,除了其作品的辨識度不高以外,語言的個性和風貌也沒有在他們身上體現出異樣的魅力!拔覀兞晳T于一種公認和合法的語言模式,以至于不斷的讓自身裹脅在主流的漩渦之中。童詩是語言中的語言,它是天生與童心的燈塔,我們應該意識到,現在孩子接觸的事物越來越廣闊,尤其是在近三年我的童詩網課當中,我發現孩子對童詩的認知遠遠超乎我們的想象。比如一個女孩叫茱莉亞,她喜歡洛爾迦的詩,這直接導致了她寫的童詩特別凝練、簡潔,而且具有某種超現實的意味。所以這也給了我們一個方向,你提供給孩子什么樣的童詩,他最終會折射給你一個什么樣的反映。童詩的美學范疇和語言模式已經無法滿足當下的孩子的語言需求,需要更加的自由、多元和豐富。一時代有一時代之文學,若不借助自由的翅膀,童詩便無法真正抵達更深的未來!

          詩歌組的主持人寧拉說:“在詩歌體系的童年不是經驗性的童年,更像是一個吸引幸福形象并且排斥灰暗經驗的圓形。在謳歌童年時代和讀者之間通過心靈狀態產生交流,讓我們理解并且熱愛孩子,仿佛我們處于最初的生活中與他們不分長幼,這就是童詩至于兒童的意義!

          散文組的作家都提到真性情是散文最寶貴的靈魂。主持人納楊說:“當前兒童文學中的散文作品與非兒童文學的散文創作有極高的重合度。要體現兒童性,最重要的是其審美趣味要是兒童的,而不是成人的想象!

          她認為,現在成人的想象在兒童文學中普遍存在!罢Z言方式、內容都可以靠學習來掌握,但是審美趣味是體現著作者的能力的,是要多下功夫。散文有一點是最要緊的,那就是情感因素,或者叫個人生命體驗。在小說里情節是推動故事發展的關鍵,在詩歌里韻律是構成詩句的規律,那么在散文里情感是內在邏輯的唯一規矩。好的散文給人帶來的是新領域心靈的溝通交流,是精神對話的享受,這種對話可以是愉悅的,可以是啟發性的,也可以是沖擊性的!

          最后,納楊總結:“從整體兒童創作來看,如何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新征程上實現高質量發展,兒童文學創作有一個可以作為突破點的,就是兒童精神歸納和體現。新時代的少年兒童在諸多方面帶來了巨大變化,互聯網帶來的互聯思維閱讀方式從書本到電子的變化,甚至全球新冠疫情的發生發展等都對孩子的生活乃至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起著巨大的沖擊作用。有著不同生活經歷的我們如何為今天的孩子,未來的孩子提供精神力量,這很難,但是我們必須做!

          活動中,曹文軒現場宣布第一屆小十月青年作家創作營啟動,并為張之路、吳然、湘女、孫建江、薛衛民5位兒童文學界的前輩作家頒發了導師聘書。導師們為第一屆小十月青年作家創作營的21位營員頒發了證書,未來他們也將持續與青年作家們展開創作交流與研討。

          主辦方表示,《十月少年文學》希望將小十月青年作家創作營打造成一個開放的、持續性的兒童文學創作與交流的平臺。本次青年作家創作營在現場活動結束后,仍會繼續以“導師輔導,學員求教”的方式進行線上交流,也會持續舉辦多種線下活動。希望在接下來一年的時間里,大家會深入交流探討創作。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