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理查德·鮑爾斯二度入圍布克短名單
        來源:界面新聞 | 時間:2021年09月24日

          理查德·鮑爾斯圖片來源:David Levenson/Getty Images

          我們可能會認為理查德·鮑爾斯(Richard Powers)是一個專攻各種當代小說獎項的作者之一,不過這對小說家來說或許是個非常不合適的標簽。他最近的作品體現了非海明威式的哲學方向:深層生態學(deep ecology,一種新的環境哲學。深層生態學以非人類為中心的角度,重新看待世上所有生物的價值,打破長久以來人類對生命的價值觀)!稑湔Z》是鮑爾斯的普利策獎獲獎作品,一部具有最高野心和思想范圍的小說,探索了通常專屬于科幻小說作家的領域——人類和非人類(具體而言是地球上的樹木作為智能的、能相互聯系的物種擁有了有戲劇性的生活)之間的前沿關系。

          鮑爾斯的新小說《迷惑》(Bewilderment)以第一人稱敘述,長度是《樹語》的一半。西奧·伯恩(Theo Byrne)是一個悲傷的鰥夫和天體生物學家,他的工作包括建立模型,以幫助確定太陽系以外的行星是否能夠支持生命存活。他竭盡全力撫養他的兒子羅賓:“我悲傷的、奇特的、剛滿9歲的孩子,在這個世界上遇到了麻煩!蔽鲓W的妻子奧麗莎在羅賓7歲時死于一場交通事故!睹曰蟆分v述的是一部家庭戀情,當然還有其他很多東西。

          在父子倆處理他們的悲劇的同時,人類加速了生態滅絕和自我毀滅的步伐。小說的標題很完美:西奧自己是一個被星空浩瀚所震懾的宇宙孤兒,他感到自己作為父親力有不逮(“我說流利的斯瓦希里語,但我無法像說斯瓦希里語那樣很好地撫養孩子!),同時認識到他可能有自閉癥、躁郁癥或注意力缺陷的兒子是一個罕見的、閃閃發光的存在。作為一個小小的絕對道德主義者,羅賓不可能知道無數的物種瀕臨滅絕而不致力于制止這一切。作者描述這對父子關系的溫柔和細膩,讓我想起了科馬克·麥卡錫(Cormac McCarthy)的《長路》。盡管這是一個處在世界末日前夕的星球,西奧和羅賓仍然在努力尋找堅韌和希望。(有趣的是,60多歲的鮑爾斯不是一個父親。)

          

        《迷惑》

          這部小說的優點之一是它所散發出的純粹的敬畏宇宙的情緒。羅賓通過提出費米悖論(Fermi paradox,對地外文明存在性的過高估計和缺少相關證據之間的矛盾)中的問題,使自己陷入焦躁不安的狀態:既然宇宙巨大到我們難以理解的程度,為什么我們在這個深淵中沒有發現智能生命的確切跡象?當書中提到奧拉夫·斯塔普(Olaf Stapledon)的經典科幻小說《造星主》(“我年輕時的圣經!)時,我并不感到意外。鮑爾斯的出現似乎是給我們這些欣賞斯塔普頓的風格,但為斯塔普頓對人類復雜性漠不關心感到遺憾的人的一份禮物!睹曰蟆吩诳茖W猜想方面的精確性令人印象深刻,在情感方面的豐富和智慧也毫不遜色。此外,科幻不僅僅是該小說隱約可見的元素之一,而是小說敘事機制的一部分。在周而復始的、類似神話的段落中,西奧在工作中創建了深空大氣模型,帶著兒子在此基礎上進行了前往幻想中的外星世界的內心旅行。

          《迷惑》既展現了宇宙的崇高,也展現了美國廣闊的戶外世界,它與梭羅、惠特曼、迪拉德和凱魯亞克一脈相承。這也是一個幽靈般的、動人的愛情故事。為了安撫校方,他要給難纏的兒子吃藥,讓他接受實驗性的神經科學研究,該研究涉及到人類受試者之間的情感狀態轉移——不安的西奧看著奧麗莎復活的人格與羅賓的人格融合在一起,《索拉里斯星》幽靈般的回響縈繞在這些不可思議的段落中。

          我們在這里進入了神話、玄學和宗教的領域。悲傷的敬畏是《迷惑》的主要基調,它的許多非凡場景都是以高度的小說智慧來控制的。羅賓是我一段時間以來遇到的最引人注目的小說人物——兇猛、可愛、超凡脫俗。在想象他的時候,鮑爾斯顯然在研究一個大膽的虛構問題:格蕾塔·通貝里的父親是什么樣子?當“世界上最著名的14歲女孩”(Inga Alder)客串出場時,我才恍然大悟:除了名字之外,這個人與通貝里完全相同。羅賓通過電視和YouTube愛上了她:“她和我一樣,爸爸!

          本文作者Rob Doyle是一位作家。

          (翻譯:王寧遠)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