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斷裂與建構:俄羅斯文學語言的形成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 時間:2021年09月17日

        在歐洲,人們借用來自神祇或哲學以及廣大平原和高地的謠曲形成各自早期的文學與歷史語言。這些語言在地理邊界混亂的歐洲流轉,不穩定不均衡。關于這一點,考古學、神話學、民族學以及人類學中的研究已汗牛充棟。但是今天仍然將古老的文學語言作為本體來進行研究的學者寥若晨星,而巴黎索邦大學斯拉夫語言文學系娜塔莉婭·別爾尼茨卡婭教授就是其中之一。特別是在重提17世紀俄語文學語言的生成、18世紀俄語自身傳統與歐化影響研究方面,她獲得了學界認可,進而為19世紀俄國文學黃金時代的出現,為研究當代俄語文學語言演變的趨向提供語言學視角。近日,別爾尼茨卡婭應邀為上海師范大學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中心作主題演講。其間,筆者就俄羅斯文學語言與古希臘傳統、拉丁傳統,及其在斯拉夫世界的流轉等話題,與別爾尼茨卡婭進行了探討和交流。

        作為方法論的俄羅斯文學語言分期

        田洪敏:今天,我們來談一個具有學術現實與實踐意義的話題——關于俄羅斯文學語言的形成,一個歷久彌新的問題。關于俄羅斯文學語言形成過程的呈現、體系的建構、意義的生成。

        別爾尼茨卡婭:真正的現代俄語自18世紀始,以此為節點向前向后分為三個階段。首先是9—14世紀,這一時期可以稱作古羅斯語言時期,有文字記載的俄文始于11世紀,是書面語開始形成、發展的時期。第二個時期是15—17世紀,隸屬中世紀,可以稱作中間發展階段,或稱為“大俄羅斯語言發展時期”。這一時期出現了語言的細致區分,主要分為俄羅斯語、白俄羅斯語以及烏克蘭語。最后一個時期是18世紀至今,我們可以稱之為現代俄語發展時期。這一時期主要使用的語言已展現出我們熟悉的現代俄語的風貌。綜上所述,現代俄語的真正成熟是19世紀和20世紀,而它其實萌芽于18世紀。

        田洪敏:您的觀點大概指向17世紀和18世紀俄語的發展,直接帶來19世紀俄國文學黃金時代的繁榮?

        別爾尼茨卡婭:其實這些年的研究我一直試圖反復論證:是什么影響了17世紀的俄語,進而影響了18世紀和19世紀?這里并非說17世紀以前的俄語不重要。我想作為研究者,俄語語言如何走向成熟是我們面對的首要問題,而不是依賴更多其他學科知識,比如考古學或者歷史學,雖有所涉及,但是說到底是為了佐證一門專業知識,即俄羅斯文學語言,而不是反方向的。所以,語言是本體,而不是其他學科的物質證據,這一點至關重要。

        17世紀:俄語的斷裂與融合路徑

        田洪敏:說起17世紀的俄語,我在早期的學習中只是知道有教會斯拉夫語言和俄語,而且這也是在俄羅斯大學里旁聽語文系的課程中了解到的。

        別爾尼茨卡婭:17世紀在俄羅斯共有兩種文學語言,一種是教會斯拉夫語言,一種是形成于14世紀之前的古羅斯語。教會斯拉夫語主要用于翻譯宗教典籍,比如《圣經》是從古希臘語翻譯過來的。古羅斯語則主要應用于歷史編年、公文或私人通信。因此,可以認為教會斯拉夫語言是一種書面語言,而俄羅斯語或稱為“大俄羅斯語”,是俄羅斯民族的語言,這種語言既可以用在書面語當中,也可以用在口語當中。

        田洪敏:那么可不可以理解為,17世紀的教會斯拉夫語言基本上是不被大眾所認知的。

        別爾尼茨卡婭:可以這樣認為,我們需要把語言和它處于的社會環境聯系起來。彼時,新興社會階層的政治訴求愈來愈強烈,所以教會斯拉夫語言不被大眾理解這件事就從語言層面變成了一個社會問題。

        田洪敏:這里的新興社會階層在歐洲各國歷史中有不同的理解,那么在您的表述里指的是……

        別爾尼茨卡婭:地主和經商階層。尤其是商業資本主義的迅速興起對民族語言的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這種影響也體現在文學語言的表達中。在這一時期,有兩種并行發展的趨勢,即語言的民族化和民主化,后者又可以用“歐洲化”來代替,因為這一時期歐洲的文化、歷史對于俄羅斯語言的影響非常顯著,這一歐洲化進程也影響到了教會斯拉夫語的發展。

        田洪敏:關于俄國民族文學之路的“歐洲化”問題,其實有很多學者從不同視角討論過,它對于您提到的俄語語言的一支——古羅斯語言的影響是不言而喻的,使之進一步成了標準語言。那么它對于相對不為大眾所理解的教會斯拉夫語言影響如何?因為從邏輯上來講,作為一種內部結構穩固的教會斯拉夫語言,和您這里提到的新興階層似乎關系不大。

        別爾尼茨卡婭:我們可以換一個角度來描述這種影響或者說“斷裂”,要知道,17世紀的俄國大地上有兩個教會斯拉夫中心,一個是莫斯科,一個是基輔,它們各自“勢力范圍”不同:向東受到莫斯科教會斯拉夫影響,也即學者經常交替講的拜占庭基督教文化,或者古希臘語言文化的影響;基輔主要影響范圍是烏克蘭,它主要受到拉丁語的影響,尤其深受西歐中世紀科學和宗教領袖語言影響。

        田洪敏:聽起來是有趣的話題,特別是后者拉丁傳統。

        別爾尼茨卡婭:的確如此。17世紀基輔語言傳統相較于莫斯科語言傳統占據更多優勢,我這里專指“教會斯拉夫語言”這個概念;o不僅僅是保留了教會斯拉夫語言與傳統的文化中心,它也是東斯拉夫語言中較早體系化和規范化的地方。比如梅萊蒂·斯莫特里茨基是17世紀著名的烏克蘭宗教活動家和語言學家,他本人就曾在基輔教授“教會斯拉夫語言與拉丁語”課程,1619年他出版的《教會斯拉夫語法》很好地體現了斯拉夫語的語法思想,在后來的200年間依然具有重要影響。

        田洪敏:關于基輔作為斯拉夫文化的中心這一問題,學界的思考并不深入。

        別爾尼茨卡婭:實際上,在基輔,最早、最鮮明地體現了教會斯拉夫語的運用,特別是它在上流社會文學領域的傳播?梢哉f,烏克蘭的斯拉夫語言對于18世紀演講語言和言語起到重要的作用。而您知道,歐洲演講語言的發展基本上可以歸納出另外一條路徑來。

        田洪敏:您能具體圍繞文學風格和體裁來談談教會斯拉夫語言的“拉丁化”嗎?

        別爾尼茨卡婭:比如著眼于音節的俄文詩歌!霸姼琛币辉~我使用了 “вирши” 來證明文學體裁與拉丁語的關聯,這里“вирши”就是來自拉丁語, 經由波蘭和烏克蘭在17世紀進入俄國文學,正是在波蘭的影響下,俄文詩歌具有了音節性質。今天在現代口語中,“вирши”有時也表示蹩腳或者糟糕的詩歌,指的是脫離音節的平庸之作。除此之外,悲劇這樣的文學體裁受到的影響最大,因為正是在以教會斯拉夫語完成的幕間喜劇的基礎上,誕生了俄國悲劇和喜劇。

        田洪敏:我們通常認為,拉丁語的最大特征在于其不僅可以用于宗教典籍的書寫,同時也應用于世俗文學,比如研究波蘭文學就必須考慮到其拉丁傳統。那么您這里談到俄國教會斯拉夫語言的拉丁化,是不是也可以說明是教會斯拉夫語言開始自身的調試,以適應俄國社會基于商業經濟發展而帶來的語言變化?

        別爾尼茨卡婭:確實如此,這一時期教會斯拉夫語言開始應用于從未涉獵過的領域,比如商務語體和俗語,此前俄羅斯文學傳統中未曾出現過。如果認為這是教會斯拉夫語言的“斷裂”,它也是成立的,但是這里的“斷裂”對于俄語本身來講其實是積極的趨向。

        田洪敏:我似乎對您提到的“斷裂階段”更感興趣,因為這會幫助我們理解19世紀俄語文學是怎么產生的。我個人的閱讀經驗是,在俄羅斯文學中很難體驗到那種來自市民階層或者鄉村的靈動語言,哪怕是在人物的對話中。比如,在蒲寧的小說《鄉村》里,兩個農民的對話都像是古希臘的辯論;在托爾斯泰的作品中也是如此。

        別爾尼茨卡婭:這大概正可以說明我們今天為什么要討論俄羅斯文學語言,相對于其他歐洲國家,它的確具有更大的特殊性。正因如此,在19世紀俄語文學歷史中,果戈理是偉大的,我指的是他在語言層面上的貢獻。文學語言的“斷裂”涉及很多問題,最重要的是社會風格問題,社會風格又直接關聯公文語體,并最終指向口語。這些變化都是能夠從果戈理的小說和戲劇作品中感受到的。

        順便說一句,此時教會斯拉夫語不得不和口語發生融合。隨著民間俗語的引入,俄語開始了民族化的進程,教會斯拉夫語也開始有俄羅斯化的趨勢。由于不同社會階層對待官方書面文字和口語的態度不同,不論前者還是后者都形成了不同的語體,這也是文學語言豐富性的前提。

        田洪敏:您一直強調教會斯拉夫語言在面對變化時的反應,它對社會風格的吸收和應對直接決定了俄羅斯文學語言的形成。

        別爾尼茨卡婭:我還需要補充一句,俗語、俚語和民間語言不僅滋養了文學語言和書面公文語言,反之也滋養了口語本身,就像是果汁和水果的關系。

        田洪敏:我們知道很多俄羅斯作家,比如托爾斯泰本人就對識字教育很是重視,是不是也可以間接佐證教會斯拉夫語言與口語本身的融合是一個曲折的過程?有學者指出,俄國文學中一直存在一種“讀者教育”問題。

        別爾尼茨卡婭:從俄羅斯讀者身上最能夠看出“識字教育”的痕跡。17—18世紀俄國與歐洲之所以還存在“并行”的一面,就是因為這時期民眾識字率和閱讀能力大幅提高。俗語的分化、口語的分層,在很大程度上和這一時期的識字教育有關,特別是學校教育的推波助瀾。17世紀使用的語言啟蒙書籍,就是教會斯拉夫語的典籍和專著,而且都要求學生背誦下來。教會斯拉夫語的語言元素借此得以自然融入不同階層的口語語體之中,特別是詞匯和成語。這樣,進入俄語的教會斯拉夫語詞就循環流轉開來。

        18世紀:俄語的歐化與伴生形式

        田洪敏:開啟我們的18世紀俄語文學語言問題。這100年應該是不同文學風格互相雜糅的時代。

        別爾尼茨卡婭:所以18世紀俄語是“伴生形式”,新的語言現象通過“斗爭”而奠定自己的位置。我不希望使用“過渡期”來降低18世紀俄語文學語言的構建過程。這些新的語言現象不僅可以證明文學語言與教會斯拉夫文化的斗爭,而且也能夠昭示俄語文學語言在嘗試建立本民族語言過程中所作出的努力。

        田洪敏:恐怕要先從18世紀俄語的歐化來切入“伴生形式”。

        別爾尼茨卡婭:當然,我們前面提及波蘭在俄語“歐化”過程中的中介作用。但是時至彼得一世,波蘭讓位于德國,經由波蘭語翻譯到俄語的工序大大減少,因為這一時期俄羅斯對于歐洲語言和拉丁語的認知能力大大提升,得以繞過波蘭語直接從原文翻譯成俄文。

        田洪敏:18世紀波蘭語和拉丁語的影響其實已經深入俄羅斯上層階級的書寫乃至日?谡Z表述,特別是在形成抽象的語義方面,后來我們似乎過于強調俄語對斯拉夫其他民族的影響了,反而忽略了首先是波蘭語對俄文的影響。

        別爾尼茨卡婭:我接續您的思路,拉丁語對于形成俄語中抽象的、遠離現實生活的科學、政治、哲學詞匯至關重要。對比以下諸詞:естественность-essentia(自然性),искусство-experientia(藝術),провидение-provedentia(天意),разумность-intelligentia(理性),вероятный-probabilis(確實性),самостоятельные-absoluta(獨立性),общество-societas(社會), 等等。這些詞語都是來自拉丁文,它們構建了俄文的抽象思維語詞。

        田洪敏:法語和德語的影響主要體現在科學術語和軍事領域。荷蘭語和英語的影響主要體現在海洋詞匯中,是不是這樣分門別類地實現俄語的“歐化”?

        別爾尼茨卡婭:眾所周知, 彼得大帝時代語言的特點是確認了文書寫作的規則。改組行政體制和軍隊、發展貿易和工業——所有這些變化都伴隨著西歐語言的植入。當然如果一定分類的話,行政術語首先是來自德文。比如ранг(等級)、патент(專利)、контракт(合同)、штраф(罰款)、архив(檔案)、 нотариус(公證)、 бухгалтер(會計)、 губернатор(州長)、 министр(大臣)、 император(皇帝)等。

        田洪敏:簡直懷疑是不是所有行政術語都來自德文,當然還有軍事語言。

        別爾尼茨卡婭:вахтёр(看守)、лозунг(口號)、лагерь(營地)等軍事用語就是來自德文。自然也不應該忘記法語的貢獻,如барьер(屏障)、пароль(密碼)、марш(行軍)等來自法語。船業的術語幾乎全部來自荷蘭,不過像縱帆船、雙桅船等詞匯則是借用自英文。這很有意思,比如金屬建造的船只名稱是從荷蘭語借來的,而木船的術語則是從英語借來的。

        田洪敏:俄語歐化過程主要指向政治、經濟和科學,只是在俄國文學中似乎很難從物質性層面感受到這種語言變化,甚至19世紀的俄國文學似乎也很難看到這種物質性的描寫,我是說對于經濟生活的具象性描寫。

        別爾尼茨卡婭:好像真是如此。彼得大帝時代的西方主義傾向不僅表現在借用許多詞語來指稱國家生活、日常生活和技術領域中的新對象、過程、概念,而且還反映在形式的破壞上。這一點學界似乎總是忽略不計。教會書籍和社會日常語言被這種沒有直接需要的野蠻行為所取代,西歐詞匯只是一種時尚,這大概也是作家們沒有直接描寫或者直接接納的原因,當然還有其他因素。不過我贊同您的觀點,這方面的缺失的確讓俄國文學題材受到了某種限制。

        田洪敏:能不能具體說明一下18世紀的語言穩定性遭到破壞的案例,我是說和彼得一世改革相關聯的俄語。

        別爾尼茨卡婭:首先是語音、拼寫和形態規范不穩定,句法也缺乏組織。雖然國家也曾致力于規訓俄語歐化和本土化,比如公開宣布教會斯拉夫語言不足以表達改革社會的思想意識,倡導簡化語言結構,使得語法、詞匯和句法結構更接近俄羅斯廣大人民群眾的理解,這就不得不提到彼得一世對字母表的改革,或稱作通用字體的改革。這一改革與書刊行業發展緊密相關,這一時期的人們只要打開任何一本書,通過字體,就可以輕易分辨出這是教會斯拉夫語的語體,還是其他語體。

        田洪敏:想象一下彼得時期的閱讀倒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散佚的、靈動的、理性的都混雜在一起。

        別爾尼茨卡婭:的確,18世紀的俄語還沒有形成固定的文學語言風格和體裁體系。我們知道,最先開始探討文學語體劃分的學者是米哈伊爾·羅蒙諾索夫(1711—1765),他有一套著名的“語言立法”,他將文學語言分為高級語體、中級語體和低級語體。高級語體主要用于英雄史詩和頌歌;中級語體主要用于戲劇劇本、書信等;而低級語體主要用在喜劇、諷刺短詩和歌謠之中。

        田洪敏:按照時間順序,18世紀末到19世紀初是我們越來越熟悉的俄語文學語言,比如歐洲化和上層社會對于法語的接受和應用等。

        別爾尼茨卡婭:我們似乎對學界定論也要保持思辨,俄語歐洲化到了18世紀下半葉最終形成。這種歐化甚至沒有任何政治和經濟邊界,其弊端是俄國文化模仿法國達到了巔峰。俄語的歐洲化進程不僅擴大了上流社會對法語的接受,而且還使得口語和不同語體的俄語都帶上了鮮明的法國語言文化的印記。這一時期的俄國貴族沙龍中,人們通常不說俄語,只崇尚法語。正如學者希什科夫所言,當時一些教會典籍已經銷聲匿跡,法國文化培養下的貴族“根本不看一眼教堂和古老的斯拉夫書籍”。

        田洪敏:您如何評價尼古拉·卡拉姆津(1766—1826)的貢獻?

        別爾尼茨卡婭:他最偉大的語言貢獻在于“新音節的創造”?ɡ方蛘J為,新的俄語音節必須結合俄羅斯和歐洲的“音律”形式,同時果斷打破教會斯拉夫語言的傳統。

        新的音節體系的形成對俄羅斯書面語的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ɡ方蚴紫冉柚鳉W的文學語詞來提升本國語言的準確性、藝術性和表現力。他號召作家借用外來詞句,創造合適的俄語來表達新思想。他試圖在俄語中加入抽象概念和表達思想感情的微妙變遷,擴展俄語或教會斯拉夫語詞的含義外延,比如 образ(形象)、потребность(需求)、развитие(發展)、 тонкость(微妙)、отношение(態度)、 положения(立場) 等都是來自卡拉姆津的再創造。

        田洪敏:或許可以說,正是卡拉姆津在音節方面的貢獻,才使得我們有可能談論19世紀俄文詩歌的音樂性吧。

        別爾尼茨卡婭:亦可以說我們把桂冠獻給普希金之前,必須將獎牌授予卡拉姆津。這樣,最終我們才可以談普希金這位俄語文學語言的集大成者。

        19世紀:俄語的建構和成熟

        田洪敏:接續彼得大帝改革留給俄羅斯文學語言或好或壞的遺產,在卡拉姆津的俄文音節改革之后,19世紀初俄羅斯文學語言面對的第一個問題即為俄語語法規范。

        別爾尼茨卡婭:所以說,普希金再次實現了俄語文學語言立法者的使命。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我嘗試給出更多關于普希金和俄語文學語言的結論。普希金的作品不僅僅體現了俄語文學語言的極大繁榮,它最偉大的貢獻在于最終完成了“建構”的使命,這一點符合您提到的“過程和建構”。所有的令人焦慮的文學語言的斷裂、破壞,似乎在普希金時代都得到了整合。

        田洪敏:這是不言而喻的,普希金是一切。

        別爾尼茨卡婭:具體來講,普希金的作品直接或間接地反映了18世紀初到19世紀30年代俄羅斯文學語言發展的全過程。進一步,他在方向上確定了俄羅斯文學語言向前發展的路徑,并繼續為豐富現代讀者的藝術詞匯提供無與倫比的語言資源。雖然在普希金時代,真正的標準語還未完全成熟,但是已經從方向性、理論性和藝術性上完成了自己的建構。

        田洪敏:是不是可以這樣總結,普希金的作用在于,他首先將社會生活中的各種粗糲口語現狀進行了原創性的整合;其次在語言層面上,普希金充分尊重了俄國歷史;最后各種方言和文學語言的修辭矛盾在普希金時代完成了真正的調和。

        別爾尼茨卡婭:最后一點至關重要,俄語方言和文學語言之間的調和在普希金時代,具體來講就是教會斯拉夫語、以法語為幌子的歐化俄語、俄羅斯生活語言要素三者之間此時達成了和解。誠然,我們不必試圖在普希金的文學作品中統計方言和通用語的使用頻率,只要想想普希金之前的關于俄國不同地區方言影響的爭論,關于行話和俚語的邊界,就會明白,普希金的語言是 “美好社會” 的語言,是“美好俄國社會”的語言。

        普希金的語言是19世紀俄國詩歌所有后續潮流的源頭,特別需要強調的是,普希金的語言不僅僅對文學領域產生了重要影響,甚或19世紀報刊的公文語言也因其而發生改觀,正是在此基礎上,才可以談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兩個城市為“全俄語”發音規范所作的不懈努力。

        20世紀和21世紀:俄羅斯文學語言的趨向

        田洪敏:能否談談20世紀俄羅斯文學語言的變化,以及您今天對俄羅斯文學語言的思考。

        別爾尼茨卡婭:按照В. В. 維諾戈拉多夫的觀點,普希金的文學語言可分為三個層次:浪漫主義、宗教抒情以及與日?谡Z的彼此關聯,特別是1820年之后普希金徹底將文學語言從沉悶冗長的結構中解放出來,俄羅斯文學語言分層次分級別的觀念被普希金徹底摧毀,在單一文化的俄羅斯提倡文學風格多樣性的理念基本實現。我們不再列舉眾多19世紀作家對于俄語文學語言的貢獻,雖然前面我們也談到果戈理和托爾斯泰,簡言之,俄羅斯今天的文學語言依然是普希金—托爾斯泰—契訶夫的傳統。

        進入20世紀之后的俄羅斯文學語言因為距離我們更近而日漸清晰。一般的思想和學術邏輯是,“一切的研究都是當代研究”,但是因為這方面研究比較成熟,我在這里只談幾個趨向。20世紀初革命與戰爭的世界歷史進程也波及俄語,而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俄語的變化和全球化關聯密切,正如當代語言學家馬克西姆·科隆戈茲所認為的,今天我們至少經歷了三種口語浪潮,黑話、專業化和“魅力四射”。

        田洪敏:這里的“魅力四射”是指……

        別爾尼茨卡婭:我們看到今天的俄語在外部政治、經濟和文化因素的影響下發生了變化,并且還在發生變化。目前,在文學語言中觀察到不同風格的彼此混合,有學者憂慮地認為,俄羅斯文學語言處于一種神經衰弱的地帶,患得患失;而我則持有比較樂觀的態度,20世紀直到今天,俄文完成了它的“去自覺性”的使命,呈現出真正的豐富性。今天它的趨向自然是在新的技術革命面前的新變化,但是它在20世紀以來100年的方向仍然可以追溯至馬雅可夫斯基和什克羅夫斯基時代。自然,您從布羅茨基那里也能夠看到這種方向性,甚至他還帶動了不同的英文節律。這也是我們今天談話伊始我所強調的,語言不是其他學科的物質或者非物質的材料,它本身即為本體。

        田洪敏:謝謝您的解答,在這么短的時間里,讓我們看到了300年來俄語文學語言的演變歷史。特別是您強調的文學語言本身的獨立性、完整性和開放性,提醒我們今天在跨學科研究中,能夠理性地思考文學語言在交流媒介之外的抽象性,它的非對話性質也應該成為我們解讀一個民族文化的密碼。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