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蔡嫣

        以歡喜心過生活,以平常心生情味

        來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 | 時間:2021年02月25日 15:55:14

        寧波市鄞州中學 高二年級

        喜歡讀書和美食,也喜歡旅游,喜愛在路上,感受風,向往海,印刻窗前掠過的只此一次的尋常景色,體會難得的純粹與天真。喜歡用唯美自然的文字,記下每一個動人的瞬間,或是在某個慵懶午后,剖析深藏在心底的潮起潮涌,治愈心靈,溫暖情感。或許并不完美,但想努力靠近的是林清玄的“以歡喜心過生活,以平常心生情味”。希望以一顆真心,對待所有的文字。

        個人榮譽

        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

        2018年全國中學生英語能力競賽浙江省三等獎

        蔡嫣訪談

        李晶晶【《少年文學之星》雜志編輯 】(下稱李)

        蔡 嫣【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下稱蔡)

        李:你的參賽作品《潮濕》的靈感來源是什么?

        蔡:一直想寫一個關于救贖的故事,“背影”這個主題讓我眼前一亮。我知道在現實生活中,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有太多的邊緣人群生活在痛苦的掙扎中,而就連這掙扎都是隱秘不敢為人知曉的。至少在自己的故事里,我想讓他們在經歷過“背影”后,攜著朝氣無所畏懼,一路向前。

        李:在你的參賽作品《潮濕》和現場賽作品《減法》里有大段的環境描寫,環境描寫和人物心境息息相關,你是如何處理環境描寫和人物心境之間的關系的?

        蔡:事情的發生總會處在一個客觀存在的環境中,而心緒起伏的我們看待周圍的事物自然會帶上主觀色彩。寫作的時候,用環境描寫烘托氛圍,暗示情感基調,人物心境就滲透在了意象和氛圍之中,再輔以適當的動作和神態描寫,能夠使環境描寫和人物心境融合。

        李:寫作給你的生活上,或者精神上帶來了什么?

        蔡:有話可說是一件相當美好的事情。寫作能夠讓我記下一瞬花火,能夠讓我埋藏在心底的情感涌動經由挖掘而得以保存,回顧的時候心里滿是驚喜與滿足。寫作讓我的精神得以豐贍,從此對待周圍的事物和經歷的一切不再是平板的目光,而是會探尋與聯想背后的故事。

        李:聊聊令你印象深刻的一部電影。

        蔡:《霸王別姬》。這部電影不管是主題內涵、表現載體還是演員選擇都很令我心動。繁復的愛情在動蕩的政治時局中多了滄桑和悲哀,這部電影表現的不只是情感,更是人生、夢想,和難逃的艱難命運。結尾那句“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還有程蝶衣毅然自刎的鏡頭,都讓人心潮澎湃難以自己。還有張國榮這個“在現實里做夢的”理想主義者,太難得。戲里戲外,真真假假,十年后結局的重合,現在想來,還是徒增傷感與懷念。

        李:相比較于其他文學體裁,詩歌一度“邊緣化”, 大眾更傾向于去讀通俗易懂的小說,而不是意味不明的詩歌,詩歌似乎“沒落”了。你是如何看待這個文學現象的?

        蔡:我覺得這種文學現象很大程度上是由文學自身的發展和時代的變遷所致。多樣文體的出現,現代信息技術的發展,還有節奏日益快速的生活,讓人們更傾向于選擇通俗易懂,具有豐富故事性的小說而不是晦澀難明的詩歌。這是一種利弊兼具的現象,一來詩歌必然有小說無法呈現的深長意味,值得人們探尋,二來正如王國維先生所言“所謂文學后不如前,吾未敢信”,優秀的文學是一脈相承的。

        李:如果只給你三種顏色去描繪你想象中的世界,你會選擇哪三種顏色?為什么?

        蔡:描繪得具體一些,那就是洋薊色、鮮橙色和煙灰色。既然是想象中的世界,那肯定和現實有所不同。洋薊是一種紫灰色,天空和遙遠宇宙的星云融合,是浩渺、神秘和未知;鮮橙是一切和光有關的美好事物,而且紫和橙色調很和諧啊;最后是煙灰,是平凡生活的靜默和堅持,因為這是一種很“沉”的顏色。

        李:現在許多分析人物性格的文章中,常常提到原生家庭對孩子成長的影響。你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的?

        蔡:我覺得原生家庭對于孩子的成長有很大的影響。因為當你懵懂無知的時候你就浸染在了那種家風里,這個家庭里的交往行為和實踐活動會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你的思維方式乃至價值取向。而與此同時,父母傾向于以其在家庭里的權威地位引導子女走和他們相同的道路,這就加劇了父母與孩子之間的思維矛盾和沖突。

        李:文學來源于生活,又區別于生活。你如何理解“文學真實”和“生活真實”之間的關系?

        蔡:文學來自于生活,又在生活的基礎上進行加工修飾,或是丑化,或是美化。文學世界不是空中樓閣,必然是生活的寫照,不管是什么題材都可以在其中發現現實的痕跡比如故事背景,民俗習慣等等,這是它的真實性;但同時又區別于現實生活,文學世界將所想表達的主旨用濃墨重彩的方式描繪,其行為方式,情感表達往往盛于現實。文學的意義就在于引領讀者去探尋“文學真實”背后的“生活真實”。

        李: 說說你理解的“詩與遠方”。

        蔡:我覺得詩與遠方比單純的遠方更多了一份愜意,也令人多了一份向往。其實它與所謂的生活中的茍且是有互通之處的。只要心里有光,一地雞毛也可以很可愛,因為它是鮮活生命的永恒見證。理想生活不是做到“喂馬劈柴周游世界”,詩與遠方更是一種情懷,一種心境,這個概念在你向往它,仰望它的時候才具有真正“理想”的含義,而在這個過程中才有春暖花開。

        李: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首屆池幼章杯浙江省高校文學社團征文大賽舉辦時,有一位著名作家擔任總評審,你知道是誰嗎?

        蔡:著名當代作家蘇童老師。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