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歐陽張者

        恣意張揚真性情,白日夢里當編劇

        來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 | 時間:2021年02月25日 11:27:19

        杭州東南中學 八年級

        想來想去還是不好太嚴肅,調侃調侃自己罷。歐陽張者,他呀,整天腦瓜子里不知道裝什么東西,愛講話,有點固執,會捉弄人,厚臉皮又玻璃心,矯正牙齒卻老是管不住嘴,在白日夢里給自己當編劇。嗜書如命,聽音樂總愛循環播放,看電影要么笑得滿地找牙要么哭得稀里嘩啦。有耐心花兩小時做一道計算,卻老是對著考場作文發愁,寫詩詞從來不考慮平仄押韻。偏偏就是這樣一個“二貨”還要受到青春期激素的影響,我也是沒辦法了。

        個人榮譽

        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

        2019年第十三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二等獎

        2017年第十一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三等獎

        歐陽張者訪談

        李晶晶 【《少年文學之星》雜志編輯 】(下稱李)

        歐陽張者【2020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下稱歐陽)

        李:你的參賽作品《燕過無痕》書寫了一段歷史故事,故事的敘述十分完整,這與你平時的閱讀積累是密切相關的,能說說你最喜歡的一本書嗎?

        歐陽:《海底兩萬里》。喜歡的書一直很多,不想厚此薄彼,于是乎挑了一部對于我來說具有“啟蒙”意義的書籍。首先,它是我重讀次數最多的書籍。有些書讀了,僅僅是為了嘗鮮,大多不能說服自己翻閱第二遍。但一讀它,就是三十來遍。小時候,精彩的“探險”是主旋律。但尼摩船長那一雙深邃的眼睛始終印在我的腦海里,那時便覺得,他很矛盾,他有著不同于黑白分明的世界觀,這給了我很大的沖擊,我開始陷入沉思并自此逐漸長大。那是一個沉默孤獨的船長,卻擁有著廣袤無垠的海洋;是一個厭世嫉俗的學者,卻欣賞著人類藝術的珍寶;是一個憤怒冷酷的戰士,卻悲憫著奮苦抗爭的民族。但現在,我突然想到,或許我真的無法窺探他的心理,更何況這不過是一個虛構的人物。那么,為何我卻如此地震撼?

        李:看到《在屋頂上種蘋果》這個題目,你的第一直覺是什么?

        歐陽:出乎意料,難寫。當時我還在調侃另一個作文題目會不會是《在地下室養小豬》之類的。其實我把我看到這個題目的懵圈感,寫在現場作文中姑娘的表現里:先是“?”,再是“??”,最后是“???”。我也沒什么辦法,只好放飛自我,以幾乎放縱的態度任憑筆下的文字飛揚,談不上什么精妙的構思(怕是時間都來不及)。如果非說我寫得好,大概是讀者在自己的身上找到了與文章情感的共鳴罷!

        李:你的參賽作品《燕過無痕》和現場賽作品《在屋頂上種蘋果》行文風格迥然不同,你是如何把握這種風格的切換的?

        歐陽:是的,我承認行文風格迥然不同!堆噙^無痕》是我對于敘述一大段歷史故事的嘗試。自己先是惡補了把燕國興衰史,后面又想有機地將一對父子的故事融合進去,同時采用一定的插敘,多場景多人物的描寫,有點“刻意”,畢竟有那么一點雄心壯志。而《在屋頂上種蘋果》更像是一首詩,它有點滑稽,有點浪漫,有點感慨,就像我的生活一樣。我熱愛它,贊美它,沉醉它,在那里,我可以臨摹下最好的詩意。

        李:我們無法親歷歷史,只能從歷史記載中去觸碰過去的信息,對一段歷史的評判也大多參考現有的課本和歷史典籍。但有時候這種評判可能是不準確的。你覺得應該如何客觀地去評判一段歷史。

        歐陽:評判一段歷史,個人喜好是要么站高點,要么站低點。站得點高,或許就會發現,歷史潮流滾滾向前,絕大多數人都成了歷史的造物,命運早已被時代裹挾:哪怕沒有曹孟德,歷史也會交給我們張孟德,李孟德,王孟德……來完成歷史的使命,推動社會的進步。站的點低,卻是一張張鮮活的臉譜,他們可憎可愛,可贊可嘆。英雄千古,鑄就了這個民族魂魄與信仰。

        李:每一次離別都是成長。每一天,我們也在和過去的自己說再見。離別是生命常態,是無法避免的,你是如何看待離別的。

        歐陽:“離別”,相對于“相逢”(如果還有“相逢”的話)。離別越是苦楚,越是揪心,越是死去活來,相逢愈發顯得珍貴。我無比痛恨離別,我曾經不告而別,特別是明知道再也無法見面。結果令人心碎,以至于不得不待時間慢慢地撫平。這次現場賽,心靈傷口迸發,幾近流淚——畢竟我所寫的總在現實中能找得到影子。

        李:有沒有想過以后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歐陽:想過。覺得只要不勉強就好了,平和一點,快樂一點,努力爭取自己所渴望的以至于不留遺憾。平日里看看書和電影,聽聽音樂。如果能夠的話,和著一些朋友,拿著一些錢,開著幾輛破皮卡,沿著國道隨便跑,走走停停,欣賞祖國的大好河山。

        李:如果你有一臺時光機,可以穿梭時空,你最想穿梭到哪個時空?

        歐陽:盛唐。閉上眼睛,默默吟誦:“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九州道路無豺狼,遠行不勞吉日出!薄敖{幘雞人報曉籌,尚衣方進翠云裘。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日色才臨仙掌動,香煙欲傍袞龍浮。朝罷須裁五色詔,佩聲歸到鳳池頭!

        李:經典作品多為悲劇,有許多作品也都是披著喜劇的外套,內核卻依舊悲情。你如何看待文學的悲劇性。

        歐陽:悲劇是有魅力的。我與悲劇還是挺有緣的,比方說我最開始對于寫作的動力不是來自學業上的要求,而是小時候不懂事,對于文學悲劇十分地不滿和不理解,以至于提筆給主人公安排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尾,F在慢慢地經歷的事情多了,發現生活并不總是充滿美好,也越能夠明白,悲劇深入骨髓,痛徹心扉,不僅僅是作品本身的出色,更是因為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感同身受,有點像“再聽已是曲中人”的感覺。

        李:經典文學時常被拿來進行討論,它被認為是人類的瑰寶,是具有價值的文學。你覺得什么是經典文學,一本書的價值究竟該如何檢驗呢?

        歐陽:我認為凡是能觸及到自己心靈的書,就有價值。如果我們把每一次閱讀都當做一次靈魂的出游,那么書便是一堵墻,撞得你眼冒金星才好。因為人只有撞到些什么,才能更好地認識自己。那堵墻越厚,撞得越疼,就越是一堵有價值的“好墻”。

        李:你覺得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是一個什么樣的比賽?你想對下一屆參加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的同學說些什么。

        歐陽: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早已成為全省中小學生關注的大事,培養和提高了少年兒童的閱讀和習作能力,提高了文學素質教育。

        從四年級開始,我一直在參加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也一直在不停地進步。從沒有獎,到三等獎,到二等獎,最后一鼓作氣,等來了文學之星的大獎,5年來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見證并激勵了我的成長。至于對下一屆參加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的同學,我想說:“成功從來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日積月累,厚積薄發。只有在黑夜里選擇堅持不懈,才能迎來屬于自己的黎明曙光!

        歐陽張者訪談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