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李慧慧:《待春暖花開時》
        來源: | 時間:2020年02月02日

          “我的城市病了,但我依然愛她!边@是一位網友發的視頻里的一句話,這位網友在2017年的時候曾經去過武漢,他說:等疫情過了,想再去一趟武漢,帶朋友們走走看看,吃碗熱干面……相信很多人與那位網友一樣,待疫情過后,還會去武漢的。雖然我們每天看著數據增長,心里有點慌,但在最初的慌亂過后,依然會靜下心來,守護著自己的平淡生活。

          非典的時候,我們這個小小的海島縣城沒有病例,這次,隔著將近一千公里,隔著海的小島,卻有病例,一向佛系地生活在島上的我們,也不淡定了。從上到下,從市里到村里,像許多城市一樣,開始的時候是有點慌張的,這份慌張比我想象得夸張些。有人看到湖北車牌的汽車都要舉報,當然,沒過幾天,在慌張之后,大家慢慢地靜了下來。就像一個群里的朋友,大家知道他從武漢歸來,在家已經待了一個星期了,他說,挺遺憾不能與大家吃飯了,大家安慰他,沒事,來年再聚,今年辛苦你一人,明年大家陪你好好喝。

          往年正月初二,是我們親戚聚會的日子,總是頭一年就說好的。農歷十二月二十九那天,姑姑來我們家,帶了自己燒好的五香牛肉,略帶歉意的對父親說:初二那天,我們就不聚了吧,小輩們都不敢回了。父親從來是個佛系的人,他開始的時候沒有把這場事件當回事,他覺得自己走過那么多困難的年月,這個不算大事,他錯估了形勢,錯估了現在年輕人對生命的敬畏。我看得出來他眼里有點遺憾,我對姑姑說,我們各自安好,沒事別出門了。姑姑在長途客車停運前離開了,要是再晚幾天,她可能回不去表弟所在的城市了。

          本家一位堂弟原定初四結婚的,本家的嬸嬸從年輕時就在社區里工作,二十九那天,她還與社區的同事們在整個社區里轉著,她負責的就是我們所在的村,從村頭到村尾,調查著有沒有外出人員,要及時上報數據。我對父親說,看樣子,初四那天不會結婚了。父親懷疑地看著我,不會吧。堂弟一直在德國,這次是帶著老婆回來補辦婚禮的,孩子都有了,因為工作的原因一直在國外,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能邀請到所有的親戚,如果不辦了,下次再辦那是何時呢?初四早上,我打電話給父親,婚禮取消了吧。父親在電話里沉默片刻反問,這次是不是真的挺嚴重的,婚禮是取消了,村里的老年俱樂部都關上門了。嬸嬸本身就在社區里,怎么不會重視呢,寧肯把買來的菜浪費,寧愿下次再補,肯定是親人與朋友的安全最重要。

          問父親,這幾天在家做什么?父親說,在家看電視呢,在家待著,哪里也沒去,省得讓你們擔心。心忽然一疼,好像小時候,父母親要出門了,對我們說:乖一點,在家待著,哪里也別去。只是這一次,“乖一點,在家待著”的人數多了。

          在家待了幾天,米還有,冰箱里的菜也有,就是孩子要吃的零食和水果沒了,戴上以前買的口罩,只是防塵的,并不是醫用的,想買的時候,藥店里已經沒有了?唇稚厦總人都戴著,總比不戴好些,去超市看了看,東西是足的,隨便買了點東西。出來的時候,老板和員工正在整理貨架,把一袋袋的米往里搬,收銀臺的大姐一邊對老板說,昨天來買米的特別多,生怕沒有了似的,這次多進點也好,讓大家都放心。

          想著昨天剛與父親通過電話,鄰居大嬸奔鎮上搶購了好多袋米,還讓父親多搶點,父親說自己家里“彈藥”充足,可以吃三個多月。我再三地確認,父親說,冰箱里囤了足夠吃的蔬菜,米也夠的。想到這里,我習慣性地問這位收銀臺的大姐:是不是年紀大的人來搶購的多一點。大姐說,哪里呀,住這里的年輕人偏多,來買的當然是年輕人。我感到有點意外,然而細細分析,又覺得今日的大事件超出了年輕人的淡定吧。我們從來沒有想到,原來平日里乏味無聊的生活,對我們來說會是一種幸福,生怕一不小心,就會煙消云散。

          有位在醫院的朋友,在朋友圈里說“最近不擦護手霜了,擦酒精了”她已經多次陪同記者進隔離區采訪了。出來的時候,她總要噴很多酒精殺毒。第一次是她主動要求陪同的。她說:感覺把一年的酒精味都聞夠了。她在朋友圈里開玩笑,待春暖花開時,聚會喝酒的時候記得不要叫我。她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洗頭洗臉,一天沒見的孩子想來抱抱,只能說,離媽媽遠一點。在醫院的他們,是忙碌的,許多人并不知道,有些護士為什么要剪掉自己的頭發,她告訴我,那是因為,她們要去隔離病區,為了節約做隔離措施的時間,才剪去留了多年的長發。剪去長頭發,不是為了作秀,不是為了好看,是為了爭分奪秒。

          前幾天,這位朋友的丈夫接到通知,要提早上班了,家里孩子沒人帶,她打電話通知自己年邁的母親。去接母親的時候,母親已經準備好大包小包了。那一刻,我想她的內心是酸楚的,母親年紀大了,是需要別人照顧的年紀,此刻,卻是他們的后盾。我能做什么呢,我只能留言說,請保護好自己。那一刻,我覺得,當我們感謝所有醫生的時候,也不能忘記了醫生身后的家屬們,是他們保護著家人,才能讓醫生們用生命盡著自己的責任與義務保衛著我們。

          朋友圈里很多人說睡累了,無聊了,我也是。去年年初的時候,因為骨折,在家里待了三個月,每天看書,后來書不想看了,打開了很多年不看的電視,看了綜藝,終于對上了侄女在說的那些個小鮮肉的名字。這次可能是春節的關系,也可能是曾經閉門了三個月的原因,也沒覺得無聊,與孩子一起做作業,一起看書,孩子在看書的時候,我看著窗外曾經熱鬧的那條街,行人很少,但是幾位環衛工人依然認真仔細地清掃著路邊的落葉,一位大媽可能是累了,摘了口罩,擦了把汗,沒過一會兒又重新戴上了。

          看著那些落葉,我想起了武大的櫻花,每年三月,都會在網上看到武大櫻花盛開的美景,每年總幻想著有時間去武大看看。每年那座美麗的校園,在那樣的季節里,在每個角落都可以看見粉紅色、白色的櫻花樹,當清風吹過,櫻花便紛紛散落,像是下了一場紛紛揚揚的小雪。這場疫情開始以后,一位武大的學生在視頻里說,“我的城市,她只是病了,她會好起來的!蔽覀冃枰艚^的是病毒,不是愛!幾位學生在視頻里說,武大的櫻花還會再開,我們一起守護直到春花盛世。

          是呀,待春暖花開時,武大的櫻花一定會如期開放的,一定會開得很美的。待春暖花開時,我一定會和朋友說,不喝酒了,這一年你聞的酒精夠多了,一起去聞花香吧,無論是武大的櫻花,還是我們老家的桃花。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