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張逸旻:寫作能給我帶來加冕之感
        來源:青年時報 | 時間:2019年10月11日

          記者劉婕

          新荷檔案

          張逸旻,1986年12月生。文學博士,浙江工業大學中文系講師。研究美國現當代詩歌。學術之余翻譯、寫詩、寫評論,最近的譯作為安妮·塞克斯頓詩選《所有我親愛的人》于2018年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曾是美國密歇根大學訪問學者。

          張逸旻長著一張很“國際化”的臉,她的微信頭像中,她坐在異國他鄉的街頭享受著片刻的寧靜,“追求精致”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果不其然,她告訴我:“在生活中我對審美的要求特別高,不管是室內的環境還是衣帽穿著!鳖D了幾秒,張逸旻還自我調侃:“甚至有時候是為藝術而藝術!

          這種對“美”的追求同樣也滲透到了張逸旻的文字中,“她不由得想,如果上帝正在看她,會看見什么呢?——一片由游船點染的河道裁開的印花嗶嘰布上,一個細小的圓點所拉開的一條線?不管怎么說,她為此投下好奇的那一瞥,對她來說是那樣的莊重!痹趶堃輹F發表的第一篇作品《南方,南方》中,這樣的小說文風還遭到過“太像詩歌”的質疑,誰料,它卻受到了“新荷”的關注。

          于是,這篇誕生在一次旅行后的舊作,就這樣在她的創作生涯中被賦予了特殊的意義。提起開始創作的契機,張逸旻想起了她研究過的美國自白派詩人安妮·塞克斯頓,“她是個赫赫有名的抑郁癥患者,寫作是由于心理醫生的建議,又在電視上看到了I.A.瑞恰慈在教怎么寫十四行詩,就想著不妨一試,結果寫成了氣候!睆堃輹F似乎想說明,她的作品受到關注也算是巧合。她用“我本不是一個戲劇化的人”來形容自己,是的,她沒有那些瘋狂的寫作故事,也沒有一定要達成的目標。

          她有的只是“住滿我背后整個墻面的書柜的‘大師!痹谒磥,寫作就是在大師的后花園里,借著他撒下的種子,鎖住雙膝一點一點耕種!皩懙脻M意的話,你可以敲敲他的玻璃窗,給他一個飛吻。不滿意的時候,心想幸虧他在伏案疾寫,好讓我溜之大吉!

          當然,這些所謂的巧合其實早在生活的點滴中被“安排妥當”,就像張逸旻從大學開始寫札記直到現在,就像她對于藝術總是充滿好奇,從歐洲到澳洲再到北美,每到一處都必定先去美術館參觀,再去書店打卡!爸拔伊私獾街ゼ痈缑佬g館館藏特別驚人,我就‘拋下’老公孩子,去那里泡一天!睆堃輹F回憶起來,有一種再次置身與藝術殿堂的滿足感,她又笑著強調:“當然一天是遠遠不夠的!

          這些,都早已變成她創作的靈感來源,藏在她作品的角角落落里。如今的張逸旻感到很滿足,她成為了那個能將工作與興趣結合的幸運兒,帶著學生探索那些他們曾經相對陌生的領域,同時還享受著與私我的交流時間——創作!斑@是一種記錄人格和歷史的方式,因為它能幫助擺平自我,帶來撫慰的同時還能讓我感受到‘加冕’的感覺!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