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陳超:找到與世界對話的方式
        來源:青年時報 | 時間:2019年04月24日

          記者王亞琪

          新荷檔案

          陳超,筆名張小末,1981年出生,浙江象山人,現居杭州,供職于某國企,浙江省作協會員。2014年出版個人詩集《致某某》,入選寧波青年作家創作文庫(第一輯)。2015年入選浙江省作協第三批“新荷計劃青年作家人才庫”。2018年入選浙江省作協“新荷十家”,新詩集《生活的修辭學》即將出版。詩歌散見各刊物,獲首屆原則詩歌獎。

          “為什么寫詩?”

          “因為孤獨!

          在與陳超交談時,我基本無法將她的詩歌與本人聯系在一起。浪漫、多情、多愁善感抑或是風花雪月,詩人常有的特質在她這里似乎都尋不見,像是被藏匿了起來。對于一個常年工作繁忙、天天和互聯網打交道的職業女性而言,詩人陳超反倒像是生活在另一個空間。

          在那個空間,起名小末的女子,會駐足在小橋流水的蘇州,看一支晶瑩溫潤的白玉簪;會信步在家鄉的海灘,拂一拂咸濕的海風,對著繁盛的海草發出輕輕的感嘆。這種多數人看起來都不可思議的身份平衡,是寫作帶給她的。

          “就像要保住那個獨立的我,我嘗試著與世界對話!蔽覀冃稳菽腥说臅r候常說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女人卻不同!拔視r常覺得,自己的生活節奏與寫作是完全割裂的,但這卻并不妨礙我喜歡!睂τ谒,寫作不是什么解壓的避風港,也不是休閑的業余愛好,更像堅持與信仰,是答應自己必須不斷做下去的計劃,是承諾過世界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方式。

          年少時的陳超,乖順又隱忍,青春的叛逆還未曾露出頭角就已被規整。成年后的陳超,獨自來到杭州就學,十七八歲的少女滿心欣喜地擁抱自由,帶著飛揚的自信!胺e壓的情緒得到釋放,很長一段時間內,我的性格變得任性又驕傲,而來自外部那些由于觀點差異所造成的沖突,在每一個細枝末節里被放大,被時間雕琢得無比深刻且使人痛苦!敝钡接诌^了些許年,兒子小暖出生,在世間已幾多輾轉的她又握起手中的筆,開始寫作與閱讀。

          詩人是什么?路邊有一朵鮮花,第一個注意到它并樂于分享美麗的人,或許就是詩人!拔议_始用另一種視角打量身邊的一切!眲傞_始寫詩的時候,陳超寫過很多“大!,寫過很多關于“那個海和海邊的小鎮石浦”的詩句。那正是一切開始的地方,是她時隔多年重新開始欣賞自己的家鄉,用手中的筆記錄下的所思所見的地方。漁民、曬鹽人還有剝蝦的女工,統統被寫進了詩里!半m然我知道,時光流轉世事多變,我們回不去記憶中的家鄉,但我逐漸對以前那些陌生或習以為常的生活,開始有了新的想法!

          陳超寫過一首詩歌,叫《櫻桃》,寫女子的七歲、十九歲和二十八歲!岸藲q。她給剛出生的孩子哺乳/盤子里放著櫻桃/這酸酸的,來不及熟透的果實/那么小/像多年前/她曾在浴室緊緊捂著的身體!蔽覇枺骸澳鞘悄阕约簡?”她笑著回答:“不。只是某一日在吃著櫻桃時,忽然就想到了!

          自然、平和,無論是詩人張小末還是職業女性陳超,從故鄉去往異鄉,從青蔥少年向著中年一路狂奔,歷經過愛與恨、抵抗與和解。值得欣慰的是,她試圖與世界找到想要的平衡,目前看來是對的。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