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毛君娣:雖不能至 心向往之
        來源:青年時報 | 時間:2019年04月22日

          記者 王亞琪

          新荷檔案

          毛君娣,筆名洛水,浙江上虞人。出版有詩集《黑暗中相逢》,詩歌合集《越界與臨在》;小說散見于《江南》《野草》《西湖》《青春》《文學界》等,部分作品被《長江文藝好小說》選刊轉載,F供職于紹興市上虞區文化館。

          毛君娣真是個奇怪的人。當很多人都在寫作這條路上或一帆風順,或咬牙死磕的時候,她一個人安安靜靜地,想起來的時候,提筆寫一寫,不想寫就干脆丟掉一切,去爬山,去聽戲,去看各類舞劇、話;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七八年里,她陸陸續續寫了幾百首詩、差不多二十萬字的小說,但一問,她也只會坦白地告訴你,“不啊,生活里有趣的事情那么多,寫作也只是有趣之一啊!

          就像她獨樹一幟的寫作方式,構思情節、草擬大綱在她這里幾乎很少存在,她很少會去擬定框架,甚至有的作品連完整的故事情節都沒有!澳X海里最先浮現的一定是人物的形象,而不是故事!痹诿房磥,要讓她動筆寫一個小說,首先得有一個足夠吸引她的人物,這個人物還一定要有趣、好玩,最好有點兒不同一般的個性。沒錯,毛君娣筆下的那些人物,盡管都是些小人物,大部分卻都是有趣、好玩的,而作家毛君娣,從來不介意承認自己是那個被筆下的角色牽著走的人。

          于是你看她刻畫的人物,基本都有著復雜多面的個性。有沉迷藝術,把舞臺當生活,把生活當舞臺的舞蹈演員;有前衛激進,獨自反抗人類文明的孤獨異類;有溫情的小姐,也有落魄的詩人;有殺母自戕悲劇背后的無力;也有婚姻陷入心灰意冷之際,一個靈魂對另一個靈魂的救贖。對待生活,小人物總有小人物的反抗之道,她說她喜歡這些小人物,喜歡這些游走在邊緣的靈魂。

          先有人,然后才有故事。這是毛君娣的寫作方式,可以賦予一個人物獨特的形式,然而寫作畢竟不能隨心所欲,寫作自有其束縛!耙舱蛉绱,有時候會寫得很累,開了頭,卻不知道怎么寫下去,或者寫著寫著,寫到一半,總覺得哪里哪里出了錯,走了岔。寫的時候會像著了魔似的完全沉浸其中,當然同時也很幸福,因為可以讓自己的身心專注于此!边@樣的寫作方式,給小說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卻反而使寫作有了不同尋常的吸引力:“小說,或者說文學的迷人之處就在于此——具有不斷變化的空間。這也是它區別于我在單位里做的其他文字工作的最大特質!

          “好的小說,應該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它的語言、節奏、色調、情緒與它所承載的人物故事、人物命運,一定是‘此’而非‘彼’,它一定是這樣的走向,而不是那樣的走向。這么完美的藝術品,我可能窮盡一生也做不出,寫不出,可能怎么努力都不會夠到那樣的高度,但是,雖不能至,心向往之嘛!

          2018年,毛君娣出版了詩集《黑暗中相逢》。與她本人婉約的形象不同,她給作品集挑選的名字帶著奇幻瑰麗又幽冷靜謐的風格。這反倒透露出了現實中她的一些個性:不喜歡過度交際,也從來不為了寫而去寫,家里面最醒目的永遠是那三個裝滿書籍的大書柜!捌鋵嵨易钕矚g的還是閱讀,讀的永遠比寫的多。人活著,可以偶爾同地面保持點距離,同人群保持點距離,很幸福!

          如你所見,毛君娣并不是個對寫作太過執著的人;蛘吒鼫蚀_地說,她一直處于一種不急不緩的狀態,做著自己想做的事,寫著自己認為可以寫一寫的有趣的小人物。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