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熱血詩人李輝斐
        來源:青年時報 | 時間:2019年03月10日

          記者劉婕

          新荷檔案

          李輝斐,1980年生于江西都昌。1997年開始詩歌創作,1999年第一次發表詩歌,2000年在《下半身》發表作品,為“下半身”詩群最年輕的成員。詩作散見于《中國新詩年鑒》等選本以及《作品》《詩刊》《詩選刊》《天涯》等刊物。

          李輝斐從小生活的村莊四面環山,在那里,《我愛北京天安門》是他常常聽到的歌。高考那年,他成為了縣里的理科狀元,李輝斐志愿表里的學校都有一個共同點——全在北京!拔揖拖肴倚呐K的地方看看”,那時的他和很多人一樣,對于大都市有著許多憧憬,可當真生活在那個向往中的城市,他卻因“落差感”變得越來越孤獨,彼時詩歌成為了他最好的情緒出口。

          1999年的一天,李輝斐騎著自行車到席殊書屋買了一本《1998中國新詩年鑒》,讀完后他有滿肚子的話想要說與人聽。在課上,他奮筆疾書地寫了好幾頁紙,不是在做筆記而是在寫信,對方正是《1998中國新詩年鑒》主編、詩人楊克。信中他寫了對時代、對社會、對詩歌的想法,還有糾結之后留下的宿舍電話。

          于是,正如電視劇劇情那般,不久后,北京理工大學11號宿舍樓520房的電話響起,那是將要來北京的楊克。也許是自信帶來的預感,對于這樣的劇情發展,李輝斐的形容只有四個字——“果然如此!彼男诺降兹绾卧诒姸嗟淖x者來信中脫穎而出的呢?“一看就是一個熱血青年”,是楊克給予李輝斐的答案。

          事實證明,楊克并沒有看錯,雖然李輝斐的專業是經濟管理學,但在大學期間他便對詩歌充滿了無限的熱情,當他認為“學校詩歌人群趨近于零,詩歌氛圍很不符合我的心意”時,便自發擔任起了營造理工大學詩歌氛圍的工作,拿家教得來的錢付印,“詩社名字叫‘凡間’,以呼應當時詩壇上‘民間’的潮流!被貞浧疬^去,李輝斐語氣中有著藏不住的興奮。

          一開始“木梓”是他所用的筆名,“沒想到詩社有一哥們也取了同樣的名字,所以就把自己的筆名改了,在原名最后一個字‘斐’的前面加了個’阿’,一直用到現在!

          對文字的執著與信念,驅使畢業后的阿斐來到《南方都市報》工作,成為了一個媒體人,他的理由依舊很熱血:“我總覺得只有這種工作可以改變社會!睆挠浾叩骄庉,阿斐在那里一待就是十幾年。這期間,他有不少名作,《眾口鑠金》中一句“我的孩子都快出世了/而我昨天還是個小孩”,戳中無數人的心聲。

          可阿斐卻認為,這段時間僅僅是自己作為一個詩人的探索期!澳莻階段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名聲而寫作!彼踔劣谩盁挭z”去形容這段經歷,經歷了感情的動蕩后,他進入低谷期,“這個階段我自我消耗得特別多,感覺自己都快死掉了!

          擺脫那段“混亂”的日子是從來到杭州開始的,在這里,他與妻兒生活在一起,自稱被“洗干凈”的阿斐,終于找到了屬于自己的生活狀態和詩歌的真諦!吧罹褪俏业脑,我的詩就是生活!弊杂,這兩個簡單,卻又彌足珍貴的詞,終于與他真正相遇。

          阿斐的日常生活的關鍵詞是家庭、信仰、工作、詩歌。詩歌貫穿了前三者!霸诔霾顣r、登機前、散步中我都會創作詩歌!边@讓阿斐感到仿佛回到了那個大學時候的自己,“那個每天寫上幾首詩,滿腔熱血的青年”。

          找回初心的阿斐,詩風也變了,內容不再似從前那般激進、黑暗,有了更多柔軟的元素。但他認為,這只是表象,內核依舊是那個倔強又很“剛”的自己。他的創作還在繼續,至于目標,他輕描淡寫的語氣中還透著一如既往的熱血勁兒,“希望我在離開的時候,大家會記住一個詩人叫阿斐!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