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蔣興剛:寫詩是為了對抗生活的平庸
        來源:錢江晚報新聞資訊客戶端 | 時間:2018年07月09日

          長江后浪推前浪,一波又的文學新勢力茁壯成長。想知道浙江省的文學新人們都有誰?不妨來看看2017年浙江省“新荷十家”

          全民閱讀君將陸續推出“新荷十家”的創作談,并登載他們的作品選摘。

          以下是2017年“新荷十家”之一蔣興剛。

          自述人:新荷作家蔣興剛

          蔣興剛,男,1976年生于浙江蕭山,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出版詩集《江南》《時光的羽毛》《像島一樣生活》等。

          以下,是蔣興剛自述的詩歌創作歷程——

          1976年,我出生在蕭山。我的經歷中沒挨過餓,吃過苦。我成長的年代,同時也是蕭山發展最快、變化最大的年代,經濟飛速發展,人口膨脹,新興事物急劇涌現。但是,同時也帶來不少人的精神萎靡、坍塌,傳統文化受到巨大沖擊和懷疑。

          中學畢業后,我到企業工作,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但是時間不長,我看到周圍的人都在自主創業,生活比自己滋潤,就再也坐不住了。聽說拉土石方賺錢快,我創業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借錢買了一臺自卸車跑運輸。2000年左右,社會急劇轉型。初入這個行當,我是處處碰壁,不是被村里的混混攔住車交買路錢,就是被環衛、路政、城管、交警攔下交罰款。在同行的開導下,我漸漸知道別人為何一路綠燈,我為何寸步難行。當時時興打點、送禮塞紅包,只要學會了這一手,你基本就有保護傘,吃的開了。漸漸地我認了幾個大哥,吃吃喝喝,有了靠山。時間久了,膽子也大了,渣土偷倒,泥漿偷排,別人不敢我敢,昧心錢也敢賺。幾年下來,我又陸續增添了幾臺車,像個小運輸隊了,F在想想,它當然是充滿金錢欲望的,是多么不堪。

          我的人生第二次轉型和我的寫作基本是同步的。2010年左右,蕭山撤市設區十年后完成了融入大杭州,從小城市到大都市的華麗變身。這一時期,自然、生態、和諧發展已經成為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國家整肅黨紀,依法辦事成為必須;同時環境治理,傳統文化繼承與保護提到了工作前臺,出臺了大量惠民政策,仿佛吹來一股清新的風。那段時間,我突然發現自己像個一直在黑夜行走的人,知道星光的可貴,需要找一種新的活法。

          我拋棄了老行當,推掉了應酬,開始讀書,和一些詩人來往。2008年,我開始拿起筆寫作。我希望通過我的筆,把我看到的當下記錄下來,同時通過我的文字,讓更多的人來關心我的家鄉和我家鄉的人民,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也讓自己感受到人世的清明和生命的單純。

          “雖然,很多人說文學是自己照亮自己的事業,寫詩是自己點燃自己的勞動;雖然,很多人說真正的文學需要寂寞、孤獨,有時甚至遭遇一個時代的漠視與誤讀!钡窃谖铱磥,寫詩需要一份從容、一份堅定與堅持。

          近些年,在寫詩的同時我重新拾起家傳做傳統服裝定制的營生,我總把每一個文字當作扎在面料上的每一針,把做好一件旗袍當作寫好一片錦繡文章。我希望我的衣服和我的詩一樣,以干凈和單純顯示自己活的生命。

          如果說我過得熱鬧,并不孤寂,那么,我寧可稱自己是個偽文學工作者。我想說,我的寫作不是單一行為,不是脫離母親,脫離家庭,遠離族群的事業,寫詩最終使我獲得了內心的安寧。當然,這也使許多為詩找出的理由和希冀顯得多余。

          “詩是情感的渡船,經驗的盤扣,人間的煙火!笔侨祟愑篮愕臇|西,清澈透明,就擺在那,一脈相通。凡渾濁作態的,皆厭棄。單純、干凈,心無旁騖,是真正的生命之美,是各種苦痛淹沒不了的。寫做人不該如此嗎?

          讀一點

          蔣興剛:秘境(組詩)

          【一只鳥飛走了】

          一只鳥飛走了

          露水列隊返回到樹葉

          我目送它們

          笑容樸素

          一只鳥飛走了

          能把我掏空的是一根枝條的

          輕輕一動

          【三河觀落日】

          此刻,落日如盤

          多像我愛你的一聲驚呼

          【柳溪江】

          這些水的源頭在山上

          你能感受到地球引力

          晶瑩閃亮

          流水把大山的禮物送回來

          流水歌唱,翻動水下每一塊卵石

          像摘走天上全部的星星

          【婺源的早晨】

          我準備把窗外的每一聲鳥鳴都帶回家

          它們帶著各自的羽毛

          它們來自毛茸茸的山坳

          它們向我問好,漫不經心

          像喝了露水的樹枝輕輕動了動

          又動了動

          【誤入】

          我想把山野的綠,捋一捋

          才知道風的多面

          仿佛一頭毛絨絨的怪獸不愿被我的

          心靈觸碰

          拐過一條無名小溪,那條路是誰的路

          苦澀的艾蒿、淳樸的蛙鳴

          古老的光線緩慢而安詳的流淌

          【秘境】

          一路上,我伸手去摸路邊的一朵小花

          一萬朵小花站了起來

          一路上,我伸手撩起林間的一根藤蔓

          一萬根藤蔓向我揮手

          如果,瀑布的空響找對了睡眠的河床

          生命和死亡是同一只鳥

          它們在石頭與石頭里孵化,在石頭

          與石頭外飛翔

          【無盡的山谷】

          像銀河深邃而容納一切

          當看見又一個登山者

          消失在我的視線里仿佛給凝望者以慰藉

          總覺得山高出了所想……

          【長夜】

          從前的夜,眼睛閉上睜開就沒了

          我甚至懷疑

          夜把我排除在睡眠以外

          后來幾十年

          我一直忙于抓捕偷走我夜的人

          現在我決定為夜寫詩,證明自己

          被詩的太陽喚醒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