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張巧慧:那些生活中不期而遇的瞬間成為她詩中的美好
        來源:青年時報 | 時間:2018年02月07日

          見習記者劉婕

          ●新荷檔案

          張巧慧

          女,1978年生于慈溪。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慈溪市文聯副主席、慈溪市黨外知識分子聯誼會會長。已出版詩集《朔風無辜》《走失的蟬衣》《缺席》,散文集《畫荷的女人》。作品發表于《人民文學》《詩刊》《十月》等雜志,入選中國作協詩刊社第三十屆青春詩會;獲2014年度浙江青年文學之星優秀作品獎,2015年度華文青年詩人獎,第二屆於梨華青年文學獎,儲吉旺文學獎優秀作品獎。參加魯迅文學院第三十一屆中青年高級研討班。

          接通張巧慧電話的時候已經接近晚上10點,她剛接女兒晚自習回到家,忙了一天工作的她聲音中帶著一絲絲疲憊,可講起詩歌、文學卻突然打開了話匣子,從詩歌的精髓到作家的使命感,從生活格調到創作美好,任意拋給她一個點,她都能順利接住,這讓我們一不留神就聊到次日凌晨。

          張巧慧的創作旅程沒有那么多曲折的故事,她開始創作源于熱愛,堅持的動力出于使命,“其實沒有什么特別的原因,僅僅就是因為我喜歡和享受這個過程”。于她來說寫作只是生活“格調”的一個折射面,像鏡子一般折射出她生活中的細枝末節!督鹗滥辍肥菑埱苫墼l表過的一篇散文,里面就講述了她心心念念的拓碑,“拓碑是將紙覆在金石器物上,然后刷墨揭下,就能復制石碑上同樣的文字、圖像,實在太有意思了!”張巧慧談起平時的喜好,既像專業人士般條理清晰,又像天真少女般難以掩飾內心情緒。

          在張巧慧看來要把知識文學化,需要去理解不同地方的文化和敞開性,她常利用節假日去各地尋找那份古人留在世間的“悲傷”!芭c傳統文化接觸的趣味讓我難以抗拒,我之前拓古磚到凌晨一二點鐘在碑邊睡著了,直到手上都長了腱鞘炎,我醒來后還繼續拓!

          作為傳統文化頭號粉絲的她,畫國畫、寫字、彈古琴一樣不落,當然對于這些她還有一份敬畏之心,這讓張巧慧在將文化轉為文字時十分謹慎。在《金石永年》發表前她將文本給了20余名朋友研讀,為的就是盡可能保證作品的專業性!拔乙獙Φ闷鹱约,也要對得起讀者!睂懽鲗ι頌榇认形穆摳敝飨、藝術館館長的張巧慧來說,已經不只是抒發情感的途徑,也有一種使命感,數量不在多,但內涵一定要有。

          “我認為詩歌需要具有審美、知性和永恒三個元素,它的創作方向指外界、內心與語言本身!倍渲械拿栏锌梢酝ㄟ^把傳統文化和時代精神相結合來呈現,這恰恰也是張巧慧詩歌的特點之一。在她的《青鸞舞鏡》中,“青鸞”原指一只常年孤獨,最后悲鳴而死的鳥,詩中則用來提煉人類永恒的精神訴求,比如孤獨。而后用“穿白襯衣的女孩在自拍”等句子從現今的常態中傳達出孤獨之感。正是這種朦朧的,需要細細品味才能抓住其中韻味的文體,讓張巧慧深深著迷。

          雖然,現今身兼數職的她不能隨時隨地創作,但只要有時間她就會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在假日或沒有壓力的時候,當我靜下來,我就待在房間里不出門全神貫注地寫詩,這段沉浸在創作的時光,我只能用美好來形容!碑斔谧狼,那些生活中閃過的片段瞬間都被自動“召喚”出來,白櫻是詩,洗衣做飯能入詩,單位隔壁紅十字醫院那個垂死的病人亦是詩。張巧慧相信,那些生活中不期而遇的瞬間,就是她詩中流淌的美好。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