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方曉:當法官成為作家
        來源:青年時報 | 時間:2018年02月06日

          見習記者 王亞琪

          ●新荷檔案

          方曉

          1981年生于安徽安慶,數學學士、法律碩士,從事過教師、律師行業,現為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法官。2006年開始小說創作,至今已在國家、省、市級40余家文學期刊發表小說90余篇,計120萬余字。小說散見于《中國作家》《青年文學》《山花》《長江文藝》等期刊。小說入選《小說選刊》《中篇小說選刊》等多種選本。著有《感動中國——十二位杰出人物的感人故事》《美麗心靈:感動中國人物贊歌》等。

          終于采訪到方曉的那一天,我松了口氣——因為要在年底的時候,約到一位法官的專訪,過程實在是難以言說的艱辛!懊χY案,還要合議案件,每天都在各種矛盾中,可以的話可真不想現在接受采訪!狈綍蚤_著玩笑,說話間帶著學法律的人獨有的條理分明。

          與入選新荷計劃的其他作家不同,方曉是個典型的理科生,大學念的是數學系,畢業后還當過幾年數學老師,碩士倒是念的法律,但怎么想都跟文學搭不上邊兒!耙f開始寫作,真沒什么具體的契機,大學的時候待在校園雜志,那會看了很多小說、雜文,看得多了就想用自己的方式來試著寫寫,慢慢就養成了寫作的習慣!

          從2006年第一次發表作品以來,算算時日,方曉也已經寫了11年了,而在這11年里,他也從學生變成了老師,又從數學老師轉型成了一名法官!皩懽鲗ξ叶詮膩矶际莻苦差事,因為在寫之前,你往往還要花精力去大量閱讀!爆F在的他來寫作,準備工作都要耗上兩小時!拔乙苍S會沖個澡,又或許泡杯茶,聽一會自己錄的小說,甚至偶爾還會欣賞古箏曲!睆膽T有的理科思維中解脫出來需要一個過程,方曉很明白這個道理。

          雖然身為法官,但作為作家的方曉幾乎不會以案件里的人物為原型來創作!坝械臅r候連我的同事都會特意跟我講一些案例,并提醒我可以寫成故事,但我一般都不會用。人的思考是有空間距離的,我并不確定我能掌握好度,而且小說高于生活,要是一板一眼地把現實里發生的事寫下來,那就‘灰塵味’太重了!

          但要說職業對方曉一點影響也沒有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最起碼在聚焦點上,法官這個身份賦予方曉的,是對人性更多的溫情與關懷。方曉的作品《糖皮質》講述的是非典時期研發出來的藥物“糖皮質”,這是一種對非典患者而言可以救命但卻會留下后遺癥的藥!坝羞@樣一批人,就像失去了父母的孩子,他們聚在一起,組成了一個群體,他們因為這種藥物的后遺癥骨質疏松甚至股骨壞死,但現在沒人管他們了,他們離婚、失業……成了一個被邊緣化的群體!痹谀骋淮蔚墓ぷ鹘洑v中,方曉接觸到了這個群體,事后他翻閱了大量資料,收集了許多有關這個群體的故事,寫就了《糖皮質》。

          “我并不是想指責誰或是質問什么,畢竟為了保命用‘糖皮質’,是患者自身作出的決定,但我們的醫療、慈善機構或許可以關注和扶持他們!焙芏嗳烁静恢馈疤瞧べ|”是什么,當時長江文藝的執行主編還來問過方曉:真的有這種藥嗎?“我身邊的很多人,對弱勢群體都是愿意去關心、幫助的,但遺憾的是,當他們都不知道不了解的情況下,要怎么去開始這件事呢?”

          方曉是個法官,嚴謹、客觀這些特質在他身上都能找到,他對于公平、正義的追求更是精益求精、從不懈怠,當這樣的法官成為一名作家時,他所寫出來的文字,卻是有著溫度的,就像采訪過程中他不經意間說出的那句話:法律職業的根本不是法律,是良心。

          這樣的良心,身為法官的方曉有,你在《糖皮質》中,同樣可以感受到。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