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俞妍:一只爬行在童年老宅的“蝸!
        來源:青年時報 | 時間:2018年02月05日

          見習記者 劉婕

          ●新荷檔案

          俞妍

          1975年12月出生,浙江作協會員,浙江省作協“新荷計劃青年作家人才庫”人才,首屆魯迅文學院浙江高級作家研修班學員,首屆魯迅文學院河南作家研修班學員。2009年開始練習小說,自由投稿,有短篇小說發表于《十月》《清明》《長江文藝》《安徽文學》《四川文學》《朔方》《山東文學》《雨花》《小說林》《翠苑》《文學港》等刊物,約30萬字。已出版短篇小說集《青煙》《蝸!。

          “世人皆醉我獨醒”“知音少,弦斷有誰聽”,俞妍十幾歲的時候,筆記本上最多的不是花花綠綠的圖畫,也不是朝氣蓬勃的理想,而是這些不大符合她年紀,甚至有些老氣橫秋的句子,其實這只是她幽閉童年的一個小小縮影。

          “陽光透過雕花木窗灑進屋內的影子,雨水落在大水缸里的瞬間,咯吱作響的木樓梯!比缃,年過四十的俞妍,談起童年記得最清楚的,還是那幢她住過十余年的古樓,這幢被稱為通天樓的建筑,從清代嘉慶年間就在小鎮上了。在俞妍看來,樓里的一景一物都如電影場景里般古味濃厚,那里記錄著她童年最快樂的時光?11歲那年,由于政策變革,全家不得不搬離通天樓,住進了自留地里兩間“火柴盒”大小的樓房。

          那是一片寂靜到甚至有些荒蕪的土地,沒有同齡人一起玩耍,沒有鼓樓里咯吱作響的樓梯,四周除了稻田菜地,沒有一戶人家,“我搬過去的時候,甚至連窗戶都還沒有做好,冬天得用破棉被釘起來擋風”。對于一個年僅11歲的女孩來說,這樣的環境突變給予她的選擇就只剩下孤獨,俞妍常常一個人行走在田野間,或者獨自長時間地對著夜空發呆,她也不愿與同齡人為伍!绑w育課上,女孩子們圍著帥帥的體育老師嬉鬧,我獨自一人躲在墻背后,使勁摳著墻皮直到手指發麻!遍_始變得幽閉的俞妍,常?课淖旨耐凶约旱那楦。十幾歲的她開始寫日記,一寫就是幾十年,時至今日她還保有這樣的習慣。

          說到文字,不得不提到俞妍的引路人楊老師,當時年近六旬的老先生也是余秋雨的啟蒙老師,他每次見面都讓俞妍寫一篇作文,玩兒心重的她雖然時常想著偷懶,可兩年下來,俞妍的寫作已經是班里拔尖兒的了。也正因為這樣的經歷,長久以來俞妍對寫作都抱著一種敬畏心,從不馬虎對待。而后她做了語文老師,又認識了同為老師癡迷于寫作的先生,甚至連她年幼的孩子也在寫作上獨具天賦,俞妍說:“好像冥冥之中總有一雙手在拽著我選擇寫作!

          也許,俞妍與寫作之間真的有一種“命中注定”的緣分。從寫散文到寫小說,那個曾經把自己封閉起來的小女孩有了變化,“寫散文更多的是表達自己,但小說需要解讀別人的內心世界!蹦莻曾經拒絕穿鮮艷的衣服,拒絕時尚的玩樂,人多的時候,總是坐在角落里的俞妍,興奮地對我說:“有時候為了寫作,我真想拉開別人的拉鏈,扒開他們內心看看,到底想些什么!

          如今的俞妍,就像她書中寫的那只蝸牛,常年在自己的殼里,時不時探出頭觀察外面的世界,一有風吹草動便躲回自己的殼里,默默地啃書寫文,不追求波瀾壯闊,卻活得怡然自得。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