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張玲玲:十年前我著急尋找的答案現在都有了
        來源:青年時報 | 時間:2018年02月02日

          見習記者王亞琪

          ●新荷檔案

          張玲玲

          女,1986年生,浙江省作協會員。曾獲2016年浙江省文學之星優秀作品獎以及浙江省百家內刊精短篇小說獎,并入選2016中國小說學會中篇小說排行。小說散見于《山花》《西湖》《中篇小說選刊》《青年文學》等。

          上海有名的思南路,集中了老上海近乎全部的民居樣式。在這里,沒有來來往往的公交車,也沒有喧鬧不息的游人,有的或許只有那百年梧桐悠悠飄落于地的美麗姿態。張玲玲的大學時光便是在此度過,時隔10年,當她為了寫作再次回到這條老街時,身邊雖然已沒了初戀男友,曾經的阿娘面館也換了店老板。但她還是覺得熟悉——“我不能很準確說出這種親切的由來,大概就是有一段重要的時間跟它相關。它的氣味是沒變化的!

          2004年,張玲玲還是個普通的中文系學生,就讀的上海大學就在思南路邊上,彼時她最愛的就是開在這條路上的阿娘面館。踩著金黃的梧桐葉,牽著男友的手,尋找著各種美食,可能是最不能割舍的記憶了。當時的她還未曾預料到未來——她會成為記者、編劇甚至作家。

          “我一直都想寫東西,但我不敢去把寫作當成一份職業!迸c張玲玲毫不猶豫地選擇中文系不同,學生年代她聽得最多的便是“中文系是我最后的選擇”。在那個時代,僅憑寫作要養活自己實在太不容易。但當一個人真的想要寫些什么的時候,誰又能攔得住她呢,所以即使之后在杭州做了7年記者,即使要與身處杭州的丈夫、女兒分離,她還是會說“于我,寫作是最重要的事”。

          她要回去,就算生于江蘇、長于浙江,她最割舍不下的還是作為中文系學子在上海度過的那幾年。

          “但我也必須承認,曾經做記者的經歷讓我受益無窮。這個特殊的身份會逼迫你自己跟社會的關系,這跟以前在象牙塔的學生身份是很不一樣的!睆埩崃嵩谟浾吲c作家的轉換過程中,捕捉到了很多曾經被大多數人視而不見的東西!氨热缥业淖髌贰镀桨怖铩分v的是拆遷戶。這個故事的起源就在于做記者的時候我常會碰到釘子戶,作為記者去觀察時,關注的往往是外在形式。但成了作家之后,我就能把那些曾經沒有表述出來的內心深處的想法,去更好地表達。你會想去看看文明背后的廢墟,去問問他們到底想不想搬。這之后你才發現,拆遷戶們是急切地想跟上時代,但卻被落在后面的一批人!

          當然也有朋友對她的行為感到不解!八麄儠X得我很奇怪!碑攩柕礁改、朋友、同事對她的看法時,張玲玲幾次三番地用上了“奇怪”這個詞!拔业纳磉,真正寫小說的人不多,有的更多的是一些記者朋友,而我對賺錢啊,職場競爭這些都不太感興趣,這大概會顯得比較怪異吧!

          只不過,10年前的張玲玲或許還會因為學業壓力、失戀等原因而焦慮不已,10年后的張玲玲已經不再為一些事著急!按笕酱笏哪且荒,我不知道未來會走到哪里,因為我迫切地想知道自己30歲、40歲會是個什么樣子,還一度情緒抑郁、厭食。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告訴那個年輕的自己,你不要太焦慮,如果煩躁你可以寫東西,寫著寫著一切也便會有答案了,時間一定會給你最好的安排!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