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李慧慧:害怕想不起那些“消失”
        來源:錢江晚報 | 時間:2017年08月07日

          我生活在一個海島,像許多面臨著變化的城市一樣,這個島上有許多東西正在逐漸消失。有些“消失”天天在發生,我們可能沒什么感覺,等有一天發現的時候,會發出一聲感嘆“噢,原來它已經沒有了啊”。表面看來有些“消失”,似乎與他人有關,與自己無關?墒,有段時間,我忽然發現自己生活中也有許多“消失”了,消失得那么快那么措手不及。

          我偷偷地把那些“消失”用合適的方式表達出來。我懷念那些消失的學校,我寫學校的場景,虛構學生時代的故事,關于學校的一切便會重新回到我的腦海里。當然,這中間還會穿插一些別的。

          我想念母親,但別人看不出我的想念,我也不愿意天天悲傷給他人看。但是某天坐公交車的時候,忽然上來一個中年婦女,神情像極了我的母親,我忽然就止不住地想念,回到家坐在電腦前流著淚寫了《四株楊梅樹》。寫著寫著,關于母親的一切,又非常清晰地呈現在自己的眼前。關于母親的一切,細細回憶,有許多東西平時有點模糊,但想寫的時候,忽然就變得格外清晰,把自己以前忽略的都想了起來。所以陸陸續續地把母親寫入不同的文章中,有時候全篇是母親,有時候母親只在文中出現一段(如《我的家在磨心山腳下》),有時候母親只是一個影子(如《包裹終于打開了》《五星級父親》),通過自己寫的文字,我感覺母親依然在我身邊,不曾“消失”。

          在這些“消失”里,與死亡有關的還有我的一位男同學。我的這位同學,不到26歲便因為一場車禍離開了人世。很多同學去參加了葬禮,有些女同學當天哭得非常傷心,其中一位女同學哭得稀里嘩啦特別引人注目;貋淼臅r候,這位女同學與我聊天,說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哭得那樣傷心。她說有點不好意思,可能哭得太傷心,讓他的父母有所誤會。同學們對這位男同學感到很可惜,這么年輕離開了,還沒有結婚生子,也沒聽說他談過戀愛,或者說喜歡誰。過了兩三年,我打開自己很久以前的博客,發現在他去世的時候,我還寫過一首詩來紀念他,在那一刻,當年在學校里關于他的某些片斷忽然那么清晰地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想寫篇文章紀念他,于是便有了《今生欠你一個擁抱》。

          每個作者非常害怕看自己以前的作品,覺得非常粗糙,特別幼稚,無論是表達的方法還是語言的運用都不理想?墒,這有什么關系呢,就像某位老師說的,“這些說不上是作品,只是練習”,我不想否認自己的不足,這些練習有些膚淺和粗糙,但那是我在那個時刻想要表達的情感,是那個時刻才有的,我不愿意它消失。

          李慧慧

          生于1980年,浙江岱山人。系浙江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初中時代開始寫詩,發表文章,后寫小小說、散文等。有作品入選《2010-2011年名家微型小說排行榜》《2015中國年度微型小說》《2015年中國小小說精選》等書。在當地日報、晚報開設過專欄。出版散文集《如果我是一條魚》。

          今生欠你一個擁抱(節選)

          同學們再次見到陳雪,是在何陽的葬禮上。

          在儀式上,陳雪哭得稀里嘩啦的,比任何一個女生哭得傷心。

          那份傷心,所有同學都被震動了,那似乎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的傷心。同學們都懷疑,陳雪和何陽之間是不是發生過什么?何陽的父母也帶著滿臉的狐疑。

          陳雪沒有解釋什么,同學們也不好問什么。儀式結束后,照舊各奔東西。

          ……

          漸漸地,我也懷疑起陳雪對何陽的感情來,陳雪在電話那頭哀傷地說:其實我是非常不甘心,為什么當初不給他一個擁抱呢?大家看我那天哭得那樣傷心,以為我非常愛他,其實我們還來不及發生什么,他走得太早了,那時的我太自卑了,因為我有狐臭,所以害怕與人走得太近。我恍然大悟,掛上電話的那一刻淚流不止。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