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新荷人才黃慕秋:在紙上說話
        來源: 錢江晚報  | 時間: 2015年07月14日

        文/黃慕秋  

              幾年前,我給主流青春文學雜志寫小說,讀者大部分都是在校生,從中學到大學,更甚者有小學五六年級的孩子,她們大都懷揣一個文學之夢,很多人,加了我的QQ,常常被問起:怎么寫文?怎么投稿?問得更細的也有問寫作技巧等。

          我思索了之后告訴她們,我沒有寫作技巧,我只是擅長在紙上說話。

          這不是一件很厲害的事情,因為每個人都需要傾述或者表達,就像有些人面對人群能夠口若懸河、能言善辯,而有些人面對人群卻詞窮結巴、沉默寡言,我是后者,我的交際說話水平是零分,但始終,上天是公平的,我說不出口的東西直接從大腦傳輸到了我的手上,他給了我一雙會寫字的手。

          于是,我把它歸結為,一種本能。人類千千萬萬本能中的其中一種。

          以寫作為生十年,苦樂自知,若這不是出于本能,我想定難以支撐在這個浮華的世界里生活至今了。

          多數的創作,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一個故事,并非真的只纏繞發生在一個人的身上,它可以是發生在眾多人身上的小細節,被我發現,再默默拿來一一剪碎,一一拼湊、縫補,這就如同一位縫紉師的工作,所以,你們常常會覺得這個故事像你的,又不像你的。那種似是而非的朦朧感,令你覺得猶抱琵琶半遮面,突然間就披上了創作的外衣,其實假若用口頭表達,則是加油添醋。添加得不好的,變成了糟粕、八卦,添加得好的,就成了一桌活色生香的肴饌。

          這種本能很安靜,你甚至會無視它的存在。因為它就是一件很私人化的事物,寫作本身也是極具私人化的,個人的感受往往第一時間從大腦流注筆端,天馬行空的想象是創作的源泉,那些艱澀嚴謹都是科學家們的原則。

          因此,不同的人憑自身的感受或者想象創作出風格迥異,乃至光怪陸離的文章,才可能令文學這樣事物流光溢彩、五花八門。

          因此,真正的創作不需要技巧,需要炫技的是表演,堆疊辭藻的是詞典。

          而寫作,只不過就是一種本能在作祟。

         

          評說

          我讀到的黃慕秋最好的作品,應該是她的中篇小說《剪愛》。作品從小女孩那霎七歲前寫起,直到高考結束,前后跨度十幾年,似可歸入成長小說一類,與她別的作品中的人物相比,那霎這個形象的成分更復雜,脈絡也更具縱深感。這個不知其父母、跟著外婆生活的女孩,從小就“喜歡一個人躲在閣樓上”,“將所有的玩具都破壞了。用剪刀往玩具身上戳,把娃娃身上的衣服剪得破破爛爛”,“還把一個塑料娃娃的后腦勺狠狠剖開”;“她拒絕與別人玩”,在小學、初中和高中整個求學時期,除了一個名叫鄧季季的女英語老師,她幾乎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這顯然不是個討人喜歡的女孩。她自私、放任、惡作劇、仇視周圍的人;當然她也受到過傷害,但采取的態度卻是報復、玩弄手段,甚至以一種叛逆的姿態逃學、缺考,加入“飛車幫”。但是這個身上和心里都好像有一種邪惡東西的女孩,卻因為女老師鄧季季“能把絲綢穿出光華”,偶然一次視線的碰撞,“忽然就怔住了,像看到一米璀璨的陽光,而這米陽光,不是給大地的,是專屬于她那霎一個人的”,“心底立時綻放出神秘的白色小花”。

          像那霎這樣內心脆弱、渴望關愛,卻故意表現得很囂張的少女,在所謂“新新人類”的青少年群體中具有相當的代表性,很容易被認同,這也是黃慕秋作品能夠擁有眾多年輕讀者的原因之一。就這部有著“邪惡”人物形象和美好浪漫情愫描寫的小說而言,雖然那霎近乎殘忍的扭曲心理的形成,和她與鄧季季之間的情感定位,還缺乏令人信服的鋪墊和細節,傳遞的信息多少有些迷亂、恍惚,甚至曖昧,較難梳理,但仍不失為一部值得剖析的人物形象小說,我以為這樣的小說,就是一種好小說。

          作為類型文學,黃慕秋現在被定位是“溫情派”,其作品帶有相當明顯的重復性和相似性,《十年》中的人物形象,乃至情節,就有中篇小說《剪愛》的鮮明印痕。重復是創作的大忌,但對類型文學來說,或許正是保持人氣的要素。

          她是我迄今為止認識的最純粹的一位80后作家。純粹地寫作為生,純粹地生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她所在的世界,不是誰都能夠踏足。她是一位能夠適應市場的作者,在市場的需求中找到自己的一隅角落,一呆十年。

          ——謝魯渤(原《江南》雜志副主編)

          黃慕秋,筆名紅花繼木,1982年生于湖州。浙江省作協會員。在《花溪》《女友》等期刊上發表各類短篇小說70萬余字,出版書籍《如果年華倒帶十一季》《半壁青苔、半壁薔薇》《請永遠不要原諒我》等。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