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新荷人才顧文艷:窗里窗外的你我
        來源: 錢江晚報  | 時間: 2015年05月26日

          顧文艷,出生于1991年,杭外畢業后保送浙大德語系,后赴美國、英國、德國、法國等國的大學攻讀學位與交流。中學時代出版幾本校園魔幻小說,大學期間出版懸疑小說《十人孤獨礁》和《自深深處》,2012年大學畢業后出版留學手記《成人禮》。

          文/顧文艷

          每一座城市都有一扇玻璃窗,一整面巨大的奢華,分隔時代的里與外。臨窗而坐的人們神情自若,賞析著窗戶另一面的自己。窗里人微微張嘴,啜飲窗外金燦的陽光;窗外人目光迷離,等待魔鏡般澄亮的窗面上,一個疏狂的倒影。

          小學時候,每天下午一點,厭倦午休的我偷偷從學校溜出來,鉆進附近窄街上破舊的小飯店。那些時光大約有一平米那么大,那時的我蹲躲在這一平陽光滿溢的窗角,機警地注視著窗外,準備好在看到學校午睡值勤小分隊的時刻掩藏或者逃離。雖然明知可以躲藏到其他地方并且保證自己不被值勤的老師同學發現,我卻迷戀上了這面探險的玻璃墻,每天靠在窗邊,貼住自己冰涼曲扭的影像,沖浮浪潮般襲卷的興奮,等待窗外一束危岌震惕的目光。

          童年的玻璃窗里藏駐著延續到少年時代的習慣。我整天呆坐在窗口,將玻璃當作電子表殼,身體當作表芯,時間當作電池,將自己變成了窗外的世界;孟肱c回憶,黯淡的過去和模糊的未來,以及劃過電子時代的鐘擺,組成一個個光怪陸離的故事。窗外的世界成了文字的水印,而我自己也成了那座叫做“語言”城市里的人。從中學時代寫的短篇小說《喚笑記》里那個濫用笑容而突然失去笑容的優等生,到后來的長篇小說《偏執狂》里憂郁而堅持自我的少女,我穿梭在兩個平行的世界,變成了自己創作中的人物——我打開了那扇由文字鑄煉的玻璃窗,從窗里移到窗外,在這一層透亮的、人工打造的密封金屬片上留下自己漸漸明晰的倒影。

          如今的我,在每一個回想創作,回顧這些故事的時刻,都會重新坐到那扇窗邊;秀遍g,我開始意識到那時自己一直等待的那束目光,從來就不只局限于當時的世界,當時的生活。我所等待欣迎的是在時窗之外,認真注視過去的一個眼神,將那些注定將被埋沒在歷史河床下方的時光折射在文字的窗前:窗外的你在未來的邊緣凝視,窗里的我躍上過去的廢墟,一起保管時間最后的容顏。

         

          評說

          顧文艷的小說更有想象力,我能看到作者在寫作時的那種快樂。

          那多(懸疑小說家)

          我覺得顧文艷蠻有潛力,組織文字和講故事的能力很強,情感準備很充分。

          秦文君(兒童文學作家)

          顧文艷具備驚人才氣,有寓言氣質,發人深省。

          白燁(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顧文艷的小說,是充滿想象力的,很奇特的想象,這是她的長處。

          賀紹俊(評論家)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