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新荷人才雷默:小說的辨識度
        來源: 錢江晚報  | 時間: 2015年05月22日

          雷默:1979年出生,現居寧波。在《天涯》、《花城》、《大家》、《山花》、《上海文學》、《作家》、《江南》等刊發表小說若干,出版過中短篇小說集《黑暗來臨》、《氣味》。

          小說某種程度上跟歌手的嗓音一樣,好的小說必須具備一定的辨識度。這個辨識度可以是區別于其他作者的敘事味道,也可以是作品呈現出來的開闊性和豐富性,當然也可以是文本體現出來的獨特的世界觀和價值觀。

          這里,我不得不提到加西亞·馬爾克斯,他就是這個領域的杰出代表,他的小說本身敘事就極富腔調,除了《百年孤獨》那著名的開頭以外,他的《枯枝敗葉》、《沒有人給他寫信的上!、《一樁事先張揚的謀殺案》、《霍亂時期的愛情》等等無不彌漫著他獨特的氣息,這種氣息可以被感知,但不會輕易被模仿,也就是說這種敘事是“馬爾克斯式”的。

          我認為一個作家寫到一定程度以后,就會有突破自身慣性寫作的創作自覺和要求,這是正常的,但為了讓小說免于平庸,在敘事上采取極端的方式是當下小說創作非常普遍的現象,但我覺得這種怪異叛逆,臟話連篇的暴力美學并不是一條好路子,雖然乍看起來使文本從海量作品中脫穎出來,充滿了玩世不恭、甚至離經叛道的反諷意味,但也僅僅是形式感的東西。

          我始終相信文學是讓人向善的,寬厚而銳氣不足同樣是可以做到獨特的,那就是小說中體現出來的價值觀和世界觀。小說中的價值觀和世界觀不等同于抽象的美學理論,它必須是作家的成長經歷,看待世界的方法,借由小說的敘事組建起一個自由的可以讓人想象的空間,而最終呈現出來的東西。

          《氣味》這本書總共有十三個中短篇小說構成,這些小說耗費了我大量的時間,我把它看成是生命代謝的結果,我其中對一個題材反復寫了很多遍,每一遍出來都面目全非,有短篇小說,也有中篇小說,我把小說發給了同樣寫小說的朋友們看,有的說一遍比一遍好,也有的說還是最初的短篇寫得最好。其實我心里很清楚,第一遍的小說漏洞在哪里,我到現在也沒認可其中的任何一遍小說,我總覺得還可以找到更好的表述方式。轉換和拐點本來就是小說的魅力所在,而讓一個小說變得無懈可擊,靠的就是細部的準確和無可替代,最終讓小說變得順理成章。這有點像一首詩主義,我覺得一個作家一輩子寫出一個足夠好的作品,也夠了。

          評說

          《氣味》是雷默的第二本小說集,我們再次看到雷默觀察世界和呈現世界的卓越能力,藝術的敏銳性、文字和思維的辨識度、人性考量的深度、人文主義的溫情與力度,他向讀者訴說的,比這些還要多得多。

          雷默的小說在文字中通過小說化地結構人物關系而重新結構我們的現實生活。

          《我們》是一篇講述親人倫理和熟人倫理的小說,通過關系的揭示呈現這個無比復雜而又溫情脈脈的世界,雷默這樣的小說還有《光芒》、《無處逃遁》和《殿堂里燈火通明》。

          在小說《氣味》中,雷默將伍毛一等眾人置于中心,放大他們的動作、心理和語言等外部符號,背后真正用意書寫的是張妮家門上那個大大的“拆”字所象征的由拆遷和廢墟所構成的正在改變的城市。連追個女孩都和“拆遷”扯上了關系,這就是我們所處的這個到處是廢墟的時代。

          雷默的小說中,如《我們》,顯示的是藝術能力;如《氣味》,顯示的是藝術野心。

          兩者相互需要,互相印證,共同成長。

          任茹文(寧波大學人文與傳媒學院副教授)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