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新荷人才江離:詩可以是熱情動人的沉思
        來源: 錢江晚報  | 時間: 2015年05月14日

          江離,生于1978年。著有詩集《忍冬花的黃昏》、《不確定的群山》,F在《江南》雜志社從事《江南詩》的編輯工作。

         

        文/江離

          在我的詩歌深處是一種哲學上的好奇心,它指向的是熱情而動人的沉思,希望著去理解存在的回聲。在《不朽》(2007)這首自傳性的詩歌中,我曾反思過這種好奇心的來源,父親的去世使我從一個懵懂少年就開始了自我意識的覺醒。

          一個寒冷的早晨,我去看我的

          父親。在那個白色的房間,

          他裹在床單里,就這樣

          唯一一次,他對我說記住,他說

          記住這些面孔

          沒有什么可以留住他們。

          是的。我牢記著。

          事實上,父親什么也沒說過

          他躺在那兒,床單蓋在臉上。他死了。

          但一直以來他從沒有消失

          始終在指揮著我:這里、那里。

          以死者特有的那種聲調

          要我從易逝的事物中尋找不朽的本質

          ——那唯一不死之物。

          那么我覺醒了嗎?仿佛我并非來自子宮

          而是誕生于你的死亡。

          好吧,請聽我說,一切到此為止。

          十四年來,我從沒捉摸到本質

          而只有虛無,和虛無的不同形式。

          在這首詩歌的最后,一種懷疑主義的聲音戰勝了缺席的父親要求的尋找事物本質的教導。這種持久的影響最終引向的不是讓我沉迷在本質的神話中,而是讓我依賴于自身的理性——一種獨立的判斷能力,帶著懷疑主義的眼睛去甄別我們的世界和經驗。這就是我的詩歌的出發點。

          我的詩歌主要可以分為兩類,一種是對存在的領會,終極的關懷:時間的烙印、宇宙的秩序、文明的進程和人的無可替代的孤寂;另一種是對現實困境的認識和對生活信心的重建:在個人碎片化的經驗中,承認我們的有限性以及可能失敗的努力,重新尋找好的生活的價值基礎。在前一種詩歌中,展現更多的是一種冷峻的理性的透視、玄想和自我的辯論,出于一種必要性拉開和事物的距離。以便能更好地觀察它們。在這一類型的詩歌中都可以找到沉思立足的基石。

          第二種詩歌中更依賴于個人經驗,以此為基礎盡力去理解現代生活的困境和我們可能的生活。對現代生活的困境認識無法通過一勞永逸的絕對真理把握,只能在具體而微的每個局部,在我們細碎的經驗上去辨識,而我們的質疑和抵抗也同樣如此。盡管面對過于浩瀚的宇宙,面對現代生活的諸多弊病,在這樣一個價值失范的時代,不時感到每個人都是孤獨的個體,甚至感到我們就像萊布尼茨的單子那樣,是完全封閉的,有時則會陷入不可知論和虛無主義之中,但是在我們的生活中,依然可以找到那種可能的生活,甚至好的生活的基礎。

          如果我們努力去傾聽存在的回聲,帶著懷疑的精神,獨立地判斷我們面對的世界,盡力去澄清它們;信賴情感的力量,人與人之間的同情、愛,以此抗衡這個不完美的世界。那么就像《沙灘上的光芒》表明的那樣,我們就有可能感受到來自萬物之中以及我們自身之內的那種平靜的愉悅,并接近于我們有限性的邊界——那安息的眾神。

          春日的沙灘上,一片交織的

          光芒在流動

          有時它也流動在屋頂

          高過屋頂的樹葉,和你醒來的某個早晨

          那是因為,在我們內心也有

          一片光芒:一種平靜的愉悅,像輕語

          呢喃著:這么多,這么少

          這么少,又這么多

          像一陣風,吹拂過簇擁、繁茂的

          植物園——

          但愿我們也是其中的一種

          并帶著愛意一直生活下去

          這使我們接近于

          那片閃爍的沙粒

          以及沙粒中安息的眾神

         

          評說

          江離正是這樣一名詩人,他具有體驗不可見事物的直覺和觸角,以及自覺的賦形能力。不憚于凝視當代事物和當代生活,也從不拒絕退回到古老的沉思。正是這樣一種寫作姿態,使他能夠書寫出大量富有爭辯力卻又顯示出無與倫比的寧靜的詩歌。

          ——胡桑

          對經驗和自我進行詩歌上的概括和抽象,這讓江離的詩歌呈現了超越的姿態,一定程度上來說,這種經典的緩慢語調讓江離的詩歌具備了某種超凡脫俗的氣質。在詩歌技術上,他不會沉浸于對具體事件的再寫作中;而在處理日常生活,他更有一套獨立而穩固(自信)的觀念支撐。

          江離的詩歌也有運用形而上學的推理或辯論的方式,理解我們所處的經驗世界的興趣;蛘哒f,他能夠運用星空的遙遠視角,使詩歌對經驗世界的觀察具有超越的姿態,以及一種強大的綜合、概括和升華的能力。

          ——樓河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