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

      1. 新荷人才:周華誠
        來源: 錢江晚報  | 時間: 2015年03月31日

        回到樸素的寫作
        周華誠


          我依然記得二十來歲時那個春天的許多個雨夜,我躲在浙西小縣城一個醫院老制劑室改造的灰暗建筑里,趴在一張搖晃的二手書桌前,寫東西。這樣的情境我至今仍然羞于對任何一位不事寫作的外人提及,好像這是一件十分隱私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有過同樣的經歷,別的人恐怕很難理解那種心情。像是從事一件不光彩的事情。我不知道這樣的心態從何而來。好幾年以后我因為寫作離開了醫生的崗位,也因為寫作帶給我的自由而堅決離開了束縛內心的機關大院,還因為寫作拋給我的難題而離開了生活多年的小城,轉而去尋找另一種不一樣的生活。我不知道寫作還給帶給我什么改變。但是顯然我已經沉迷其中,情愿被她這樣牽著鼻子走,她會把我帶到什么地方去,我不知道,也沒有太多的野心與期待,只要這個過程足夠快樂我已經很滿足,而且我知道自己無怨無悔。

          我身在媒體機構,平日里要寫一種目的性和主題思想都非常明確的文體,這種文體有許多固定的技術要求以及許多約定俗成無法逾越的禁忌。這樣的話語是一種老奸巨滑的腔調,這種腔調我們平日里司空見慣,但它對于文學來說實際上沒有任何好處。我們要保持的永遠是一種對于生活的第一手新鮮感,拋棄成語,拋棄約定俗成的腔調,用自己的感受說出那一剎那的感受:這是我所珍視的寫作。

          最近兩三年我值得一說的寫作有,2009年我到杭州之后在每個節氣去西湖邊行走,觀察,記下一些胡思亂想,用了一年多時間完成了近十萬字的長篇散文,可以說那是我比較純粹的寫作的開始。在后來出版的叫做《西湖時光:遇見二十四節氣》的那本書里,我記述了一個人扦插到一座城市之后一年的真實心路歷程。而那樣一次較長期的非虛構的寫作訓練,使我在異鄉的都市街頭為寫作找到了故鄉這個參照系。后來我又寫了一個天馬行空的作品《我有一座城》,它由一個一個短篇的幻想構成一個完整的開放式的長篇,我個人非常喜歡那個作品,并且對于它寄予了全部情感。

          然后我又回到一種素樸的寫作。我有了一個契機可以在老家農村與父親一起種一小片水稻田,這也給我的寫作帶來一線生機。從種子落地開始,我經;氐揭安輩采奶锕,回到童年,回到熟視無睹的之前的時光,與植物、昆蟲對視,這樣我的視線從茫茫霧霾之中抽回,從遼遠闊大的敘事陷阱里脫身而出,回歸到腳上的泥巴與額前的汗珠。這給我的內心帶來了一種叫做沉靜的營養。也使我對周遭人事的看法有了更加內省的角度。在這一場寫作中,許多美好的時刻,詞語有了更加酣暢淋漓的表達,在這個系列的寫作中,我得以更決絕地離開我所從事的媒體機構慣用文體,更“無視”讀者感受從而回歸更本真的內心寫作。

         

        生于1979年的周華誠,長于浙西鄉村,先學醫,后從文,身居都市,心向田園。已出版作品《我有一座城》《西湖時光:遇見24節氣》《一飯一世界》《小世界》等多部。

         

        幻想情境中的現代性想象


               周華誠是記者出身,我也是。我認為,愛好文學的記者,在文化、文學界工作,就不僅是記者,而且是懂文學的記者,雙重身份在職業要求上、技術要求上是不一樣的,觀察事物的角度和思考是不一樣的。作家有一雙記者的眼睛,就會對現實特別敏感,而且他對現實的敏感,不是僅僅從個人的觀感出發,往往是站在公眾的立場上。比如對高房價,對霧霾,交通擁堵,以及每個人群的焦慮等……所有城市里的這一切,都是現代化進程中人們無法回避的、必須承受的代價。

          周華誠所著的《我有一座城》有點像一部跨文體的作品,這是一部虛構性的小說,但又采用了散文的結構。它分31個篇章,每一個篇章似乎就是一個獨立的短篇,但又有一個內在的主題將其連串在一起,相互呼應。這看上去是一部現實感很強的小說,許多細節分明就來自生活,但它的幻想成分又很大,完全可以當作一部幻想小說來讀。它有點像英國文壇當前最具影響力的作家之一麥克尤恩的短篇,既有討好讀者的動人情節、喜劇因素,又不乏色調。同時,它又有濃烈的童話色彩。比如,情人節那天堆起來的雪人,如果親吻一下,她就會活過來,成為你的女朋友……

          作家通過當下的生活細節,虛構和想象一座城,試圖把人生理想、希冀愿望,通過文字及繪畫,體現作家在現實生活中的思考和建構理想社會的意圖,以自己的方式,實現夢想中的未來,感染年輕一代。比如有一趟地鐵,每一站都可以讓你回到你想回到的過去;比如有一家體檢中心,為被病痛苦惱的人診斷為“一切正常”,拿到這個診斷書的人就可以健康輕松地生活;比如一封情書走了十年,通過“慢遞郵局”送到收信人手中時,面對故人,彼此的那種心理感受。這些都體現出濃郁的理想主義和人文追求,作家本身的價值觀是人物的精神支柱,是人物的行為動機與命運選擇的理由。周華誠本身的價值追求是明顯的,他的堅定和勇于想象,對于作家來說是一種重要品質。 胡殷紅

        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

      2. <th id="ulloy"><p id="ulloy"></p></th><th id="ulloy"><track id="ulloy"></track></th>